伐纣柯白最新更新最新章节列表

《伐纣》 小说介绍

他说这江湖本是酒坛,山上也并非乐土,所以有刀客入世,有剑客出家,有妄语者缠绵不休,有落道者魂归故里。
世间悲欢离合风花雪月,至此以后,山川难再,风雨难往。
我们本是星辰之子,奈何…落了秋月,失了本心。
天下分裂五洲分离,群妖如环伺群狼,外魔如暗中饿虎,真是左右难为。
临了临了,他怅然道:不如茶酒,不如歌舞。
不如言笑,
不如…一场春雨。。书中主要讲述了:夜很暗,且无星。大唐的夜太暗了,暗到所有人都看不到光,暗到那金銮殿上的人也只能燃起火烛照亮身前,从铜镜中一眼一眼的看着自己的模样。孤身纵马飞驰的男人突然从马上摔落,在土地上接连翻滚几圈后终于稳住身体,……

《伐纣》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夜很暗,且无星。

大唐的夜太暗了,暗到所有人都看不到光,暗到那金銮殿上的人也只能燃起火烛照亮身前,从铜镜中一眼一眼的看着自己的模样。

孤身纵马飞驰的男人突然从马上摔落,在土地上接连翻滚几圈后终于稳住身体,他艰难的起身,第一时间查看自己怀中的藏匿的东西。

还好还好,并没有遗失,但是他的马却仍在官路上奔跑,然后消失不见,他腿上有伤,移动迟缓。

他从长安一路疾驰,已有两天两夜,中间换了一匹马,但未进任何食物,如今腹中空荡口干舌燥,身体疲惫。

并且似乎在黑夜中疾驰的并不只有他一个人,身后追兵将至,马蹄声从远及近,落点的密集宛如小雨,再靠近时他能看到一束束火把在空中宛如火龙。

他屏住呼吸伏在地上,只露出双眼盯着官道上疾驰而过的骑兵,目光跟随着他们离去,直到最后一抹火光消失在黑夜的尽头。

夜间寒冷,但他已不能察觉,汗珠从头顶脸颊滚下,扑簌簌的落在地上,他缓缓起身,长舒了一口气,身体酸痛并且体力不支,他知道必须找个地方歇脚不然便只能暴尸荒野了。

只是这附近….似乎只有一个名为青城的地方了。

于是他拖着受伤的右腿逐渐消失在夜幕之中,没有人知道他是谁,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但却有人知道他要往哪里去。

而这一夜,子君皇在大殿中邀人饮酒作乐,但受邀者仅有一人,受邀者全程冷漠,也不饮酒,只是听着子君皇自言自语。

一张大嘴他的头颅整颗吞下,随后还细细的咀嚼出嘎吱嘎吱的声响,而他的意识就在一旁默默的观看这场诡异的表演,仿佛只是看客。

声音很熟悉,没错,这是他师伯张楚生的声音,而眼前终于明亮,那道人影突然在视野内出现出现。

其实最初并非没有恐惧,但若是天天皆是如此,什么人都会适应,现在他更是感觉到无聊。

柯白起身点燃火烛,他看向那个大和尚:

和尚有两柳独特的血色长眉,身上披着棕红色的袈裟。

张楚生化为一道黑烟在屋内乱窜,仿佛在寻找出口,但很可惜,刀鞘上有章鸿留下的印记,这印记在封印着张楚生外露的煞气。

只要柯白不拔刀,属于张楚生的一部分煞气便不能逃出。

但柯白吸收煞气反而要更具有威胁,他在每时每刻都经受着张楚生弥留煞气的摧残。

那是一道残念,紧紧的抓着柯白的脚踝,他走到哪,残念跟到哪。

并且人老了话总会很多,这道残念继承了张楚生的话痨。

张楚生挤眉弄眼,煞气形成的两道长眉在空中飘来飘去,一头还时不时的蹭向柯白。

柯白叹了口气:

张楚生不解:张楚生宛如兔子一般来回横跳。

柯白拿起斩妖,今晚有事,但看这股残念竟有些活跃,那便不能带着刀了,柯白将刀藏于塌下。

砰砰!张楚生威胁似的敲了敲塌下的木板,口中惊呼这里还有虫子。

柯白无奈的摇了摇头。

门外的燕六推门而入,只见燕六身上穿着夜行服,蒙着脸,活脱脱的梁上君子。

临走之时,柯白仍听见塌下微弱的声响。

夜间入府。

在摸清了府内分布之后二人便趁夜进入府中,一探究竟,李府很大,兜兜转转的二人几乎找遍了整个李府。

刚入府中的时候并没有声响,直到在二人探查到一间隐秘偏房的时候却听到了毛骨悚然的哭泣声。

燕六浑身的不自在,手中也没有什么家伙什傍身,想来想去他躲在了柯白身后。

这间偏房不大,但上面的彩纸不像是一般仆人居住的地方,但却位于李府的角落,由于夜间太暗,从窗户处也看不清任何东西。

哭泣声在二人耳边久久不能停歇,像是催促着二人进入。

燕六属实感到一股毛骨悚然的诡异,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柯白示意燕六不要多嘴,他伸手将要触碰木门之时,却有另一双白皙的手将柯白拦下。

燕六僵硬的转头看向来者,心里一凉。

声音清脆,与屋内的哭泣声不同,更不是一个人。

女子收手,邀请二人进入石亭。

二人对视,

这个时候燕六终于发现,这是个人,并不是他所想的可怕鬼物。

女子年龄不大,不过双十,头戴一顶白色布帽,身上也穿着白色轻纱,如同仙子。

燕六结结巴巴的问道。

如此态度并没有惹恼女子,她轻声开口:

莫愁看向柯白,眼神中流露些许的疑惑,似乎在问你为什么这么小?

单从一眼便能断定柯白的年纪连十五岁都没到,甚至应该是还未束发的年纪,可就是这样一位少年人,却是仙人庙三十年才出的天下行走。

仙人庙三子从她口中说出的时候柯白便微微一震,他想不到竟然有人能单单看了一眼就认出他的身份。

身侧无刀,江湖中更没有他的传说,他只是个初入浪潮的新人。

柯白断定,这位自称莫愁的女子,是冲着他来的。

莫愁没有完全否认自己的目地,她转头看向闺房:

柯白点点头,这印证了道人的说法,这一切的背后都在有人推波助澜,先是李家,后是大妖入城,那人不安好心。

并不是如李家上下逃亡的那般,而是真的消失不见,人间蒸发。

莫愁初来时发现了那口被封的死死的井,上面的浇砌明显是近日所为。

但是有人留其魂魄。

李府的焕熙突然身死,李府选择密而不报,而后李家被迫遣散,随后逃亡,但很明显焕熙的魂魄并没有任何威胁,而逼迫李家一众逃亡的另有其人。

柯白诧异:

大妖入妖王,便可踏一城,这下麻烦了。

柯白还未曾遇到过妖王,但是他知道一旦有妖王出现,定然需要大军讨伐,寻常的修道者也不能斩杀。

柯白凝重的点头,一只大妖便已经不好处理了,如今更要面对妖王。

燕六没指望司无流能够出兵帮忙,毕竟他们是一伙儿的,到时候司无流在其中袖手旁观。

柯白摇头,莫愁也摇头道:

正此时,天空闪过一道雷光,在青城之外的一处林中落下。

轰!

雷声震耳,闪电在空中肆意飞舞。

柯白起身:

燕六颓然瘫坐。

再说如今的大唐,真是穷途末路如冢中枯骨,江湖了无生气,庙堂死灰,朝中有权者尽是酒醉金迷,军备懈怠。

而身为大唐皇帝的李君也同样沉醉在求长生的仙途中无法自拔,甚至不理朝政,朝中大事都被宰相以及大皇子掌管。

几个月之前大皇子监国,三皇子被外放,而二皇子因为某些原因还留在长安府邸等待朝廷的分配,但分配命令迟迟未到,像是有人故意拖延。

太子监国,而余下的皇子一旦成年便会被给予封地,遣出京城,就相当于外放,三皇子早就被安排到了永州,但二皇子却仍留在长安。

虽然有太子监国,但人心涣散。

并且朝野上下的反对声也愈加明显。

更有传闻,子君皇已死,太子难以登基。

小说《伐纣》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