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道欲无欠最新更新目录最新章节

《我有一个道》 小说介绍

【传统玄幻】【无系统】【武侠】一口气积郁在胸中不得出,数年后,当少年早已成为证道者,再次吐出这口气时,江湖与庙堂尽知他少年时的道。
翻了天道!。书中主要讲述了:按理说,一个是来自京都杨家的贵公子,一个则是混迹于乡野的少年,即便是有些矛盾,也不该闹到不可开交。可杨厉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去诋毁华宁一家,仗着自己出身京都身份高贵,这贵公子向来是看不起他们这些乡野人的……

《我有一个道》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按理说,一个是来自京都杨家的贵公子,一个则是混迹于乡野的少年,即便是有些矛盾,也不该闹到不可开交。

可杨厉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去诋毁华宁一家,仗着自己出身京都身份高贵,这贵公子向来是看不起他们这些乡野人的。

当时风度翩翩,穿上等绸缎、腰佩玉石的杨厉,正一只脚踩在板凳上,跟周围的小跟班们侃侃而谈。

杨厉眼神玩味道。

杨厉长相其实并不讨厌,只不过可能长时间生活在毫无乡土气的京都,脸上不带多少棱角,一副典型的阴柔相。

外有绫罗绸缎加身,给人一种翩翩公子的富贵感觉。但是两只眼睛却极狭长,细看之下总让人感觉冷冰冰的,好像盯着一头随时都会噬人的野兽。

一个面黄肌瘦的黝黑少年脸带坏笑,平日里有杨厉撑腰,也没少跟华宁作对,这时正好过过嘴瘾。

一大帮人围着杨厉叽叽喳喳的说着笑着。

同伙的人一块起哄。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不正经的话,越说越离谱,越说越不堪入耳。

就在众人七嘴八舌哈哈大笑的时候,一道呵斥声传来。

人群都自觉让开一条道,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径直走到杨厉面前。

欲无欠从一开始忍到了现在,因为知道自己和杨厉的身份差距,所以尽管心中早已是愤怒非常,脸上也尽量保持平和。

可杨厉是什么人,根本就不会拿欲无欠当回事。

这位贵公子一脸漠然,并不屑跟一个乡野少年废多少话。

可主子在这儿,周围的小跟班又哪能放弃这大好的表现机会。

正是名叫二癞子的黝黑少年一脸骄傲的表情,逞能说道。

欲无欠始终记得娘亲的教诲,自家条件这般,不能随便惹事。但事出有因,牵扯到了华宁,少年就觉得不能再等同凡事,更何况他们还在那里肆无忌惮的言语轻薄华宁的姐姐。

在欲无欠心里其实早就拿华宁当亲兄弟了,华宁的姐姐自然也是自己的亲姐姐一样。

更何况那样言语轻柔,与世无争的温婉女子,本来也不该受到他们那样粗俗的言语轻薄。

欲无欠不想退让,但态度上也尽量不至于是咄咄逼人。

杨厉其实并无多大敌意,只是平日里风流惯了,本想取笑一下华宁那娇弱又让人心生怜爱的姐姐,脑子里也确是有些龌龊想法。

但是现在却突然莫名的烦躁,他最看不得欲无欠这种明明身份低微卑贱到让自己看不起,但却不自知,还敢来和他平起平坐甚至试图让自己难堪的人。

在他之前的世界里,接触的都是皇室和大家族,再不济也都是些达官贵人。自己身为杨家的嫡长子,作为下一任的家族接班人,凡是京都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哪个见到自己不得恭维一二?

甚至一些老掉牙的元老级官员,也不知羞的拍过自己的马屁。

可如今到了这穷乡僻壤,尽是一些没见过世面的升斗小民,反倒不如那些官员显贵争相恭维自己了。

不仅对自己没有多少尊敬不说,甚至有些不自知的家伙还敢和自己称兄道弟!

每次想起来这些,杨厉心里都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心理落差本就极大,如今又是哪里来的野孩子,竟敢明目张胆的教育他?!

杨厉不免感觉到有些怒火中烧,但语气中却又偏偏不显半点火气。

杨厉一脸冷漠地说道,说完嘴角露出一丝莫名的意味。

出生在京都,又身为杨家的接班人,从小的观人观事让他在攻讦别人弱点时总能一针见血。

本来热火朝天的学房里此时已经鸦雀无声。

学房里寂静的落针可闻。

这里都是一些附近长大的孩子,谁不知道欲无欠什么都受得,就是不能有人对他娘亲出言不逊?

这在欲无欠还小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明白了这个道理。

有个喜欢唠闲话的大婶,在不经意间让割完草正回家的欲无欠听到了自己说他娘的闲话。第二天,几乎全村的人都知道了她被欲无欠撵狗似的拿着锄头满营地追。

当杨厉故意触碰欲无欠的禁忌时,满学房的人都愣住了,有不少人都想着看欲无欠的笑话。

对面可是京都杨家公子哥呢,看你还怎么用你那一套对付人家!

欲无欠刚才还尽量压抑着情绪,因为母亲让自己不要随便惹事,所以一直尽可能和气地说话。

此时听到杨厉绵里藏针的话,已经不知不觉间埋下了头,神色低沉的可怕。

少年不再言语,气势却仿佛在不断攀升,就像一只屈膝的野兽正等着突然间的爆发。

许久后欲无欠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字字铿锵。

杨厉气极反笑,自己什么没见过,一个野孩子竟然还准备跟自己讲道理?怎么,自以为摆个不容侵犯的架势,就当真会把我吓住?笑话!

杨厉语气一直都很平静,甚至还有些温柔,仿佛就是一个长辈教育自家孩子一样,可又偏偏每字每句都像钢针一样刺的少年生疼。

学堂里没有一个人敢大声出气。

欲无欠眼神里血丝交织。

少年拳头紧握。娘的话一遍遍在耳边回响,若不是顾忌杨家的秋后算账自己无法承受,刚才就想上去一拳砸在那张令人干呕的脸上了!

言语轻薄华宁的姐姐不说,还笑话自己娘亲,更加让少年难以忍受的是,这个家伙竟然还在自己爹的事上故意找茬。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不够资格让他去平等对待。

少年低着头,无声地握紧拳头,并不宽厚的胸膛随着急促的呼吸一起一伏。

欲无欠在心里一遍遍的谋算着。

自己倒好说,将近弱冠的大小伙子,即便是因为一时冲动做下一些事,但天涯海角又哪里去不得?可自己娘亲事后指定会遭到雷霆般的报复。

但欲无欠又是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而且众目睽睽,难道就这样让双亲蒙羞?那岂不是明着告诉别人,日后谁想欺负我们家都无所谓?

许久后,欲无欠才缓缓抬起低垂的头,眼神也渐渐归于平静。

少年望向对面那张似笑非笑的脸:令人憎恶的狭长眼神仿佛是在告诉自己,他杨厉就是有着十成的把握,自己一定会主动咽下这口气的!

欲无欠本来已经准备好主动退一步了,杨家势大,还得暂避锋芒才对。

但猛然间盯着这双眼睛,少年又没来由的火大!

去你的高高在上!

少年突然眼神一凛,拳头再次紧握,上前一步就准备砸在那张令人极度不舒服的阴柔面皮上。

杨厉也是被少年这突然间的变化惊了一刹,但随即脸上又是那副成竹在胸高高在上的模样。

因为身边的跟班例如二癞子等人,也早就严阵以待。就等欲无欠一动手,立马就会一拥而上把他给制住。

到时候把你踩在地上一人一脚也够你受的!

就当事情愈演愈烈时,一只玉手突然从一旁伸出,在欲无欠即将抬臂时及时握住了他的手腕,稍微用力压了下去。

一袭青衣突然出现,挡在人多势众的杨厉和少年中间。

身着淡青色束腰长裙的少女气质清冷脱俗,仿佛连周遭火热胶着的气氛一时间都被冲淡了许多。

只见青衣少女略带不满的回头瞪了欲无欠一眼,刚才还要不顾一切动手斗狠的少年,一时间竟恍惚有些不知所措。

少年破天荒的有些难为情,偏了偏头,侧过身去不和她对视。

青衣少女转过头看向杨厉众人,嗓音清冷道:

饶是杨厉这般眼高于顶的贵公子,在面对眼前的青衣少女时,也略有些失了方寸。

正主一时间有些愣神,学房里自然也无人搭话。

许多奔着看戏来的家伙们也是愈发提起了兴趣,谁不知这个少女的来历?

那也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要说和杨厉比起来可能还有些占下风,但一个女人站出来维护自己的小男人,这还不够有看头吗?

学房里气氛一时间再度焦灼起来。

仗着有杨厉撑腰才敢跟欲无欠叫板的二癞子,却是丝毫不敢在羊笙笙说话时站出来当炮灰。

自己哥几个敢招惹欲无欠和华宁,就是因为背后有着杨厉这个大腿。可羊笙笙是谁?那可是连杨厉都没轻易招惹过的姑奶奶啊。

何况杨厉偶然间还跟他们说过一次,说即便是他都有些摸不清楚羊笙笙的底细…

杨厉当下也是收起一时的失神,让自己尽量表现出一副无辜状,眼神却是下意识有些炽热的看着少女说道:

杨厉面对欲无欠时高高在上,可在少女面前又是另一副讨好的样子,跟之前的形象简直判若两人。

少女对杨厉的话不为所动。

此时最让杨厉恼火的是,自己很有好感的少女却一出现就急忙护着欲无欠那个不入流的家伙。

满镇的人谁不知道他杨厉一直对这个名叫羊笙笙的青衣少女追求已久,也唯有他欲无欠不长眼,竟敢公然和羊笙笙有牵连。

而长相赏心悦目的少女也不知道是不是瞎了眼,还就偏偏喜欢跟在欲无欠身边转。

杨厉今天的以势压人,也未免没有借机敲打一下欲无欠的意思。

看着面前二人的交情,杨厉越发的咬牙切齿,恨不得马上就把欲无欠踩到地上狠狠拾掇一番。

看你穷小子以后还有什么脸面老是和笙笙在一块!

另一旁青衣少女一只玉手用力压下欲无欠的手腕,再度开口道。

青衣少女不仅整个人气质清冷脱俗如天上的仙女,仅是这番不卑不亢字字铿锵的话,就足以令一般的男生自惭形愧。

杨厉也是被噎了一下,一时间不知如何接话。对于羊笙笙他是束手无策,就只好又把矛头对准了欲无欠。

杨厉一脸鄙夷的表情看向欲无欠,生怕少年不吃这一套,末了还故意面带不屑地啐了口唾沫。

羊笙笙眉头微蹙。

从刚才起自己就一直在一边旁观,她的本意是既然出面了,至少也要让杨厉停止和身边少年的争斗。

可没想到杨厉这个家伙不但直接将自己撇了出去,还借机激了一下欲无欠。

羊笙笙很清楚欲无欠的脾气,所以当下也是有些担忧。

欲无欠却反而不复刚才的莽撞,出乎意料的有些平静,望向少女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了然于胸的神色,示意她不用太担心。

羊笙笙这才松了口气,同时也撒开打刚才起就一直握着欲无欠腕子的手,少女脸色微微泛红。

毕竟在这么多人面前和他牵手,还是第一次呢,虽然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手牵手,少女想想还是觉得有些羞涩。

少年横跨出一步,朝向身穿绫罗绸缎的杨厉,脸色平静道:

少年一番话还未说完,杨厉的脸色就已经开始一点点沉了下去,眼神隐晦变化间也不再显得风轻云淡。

这个家伙说的话,当真是实实在在的刺痛了自己。

对面欲无欠还在自顾自说个不停,并不理睬杨厉的作态。

欲无欠站在学堂中间,即便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京都杨家,仍然不卑不亢,有理有据。

一旁羊笙笙目光逐渐缓和,嘴角噙着浅浅笑意,

少女嘴角微微上扬,当下是既喜又忧。

喜得是这个家伙明显对自己还不至于冷面相对,忧的是这个木头疙瘩,明知自己喜欢他,却还总是故意拉开距离。

想到这,少女又觉得莫名的心烦意乱。而另一边,两人的对峙也逐渐有了眉目。

杨厉眼里早就凶光毕露,恨不得要吃人。听到少年的话,不禁气极反笑。

少年挺直腰板,毫无退意。

少年斩钉截铁道,突然间又觉得不妥,赶紧改口。

杨厉摆摆手,并不往心里去。

自己是不可能会输的,当下只是侧过头来意味深长的瞧了眼少女:那曼妙的身姿、清冷脱俗的气质,在这种小地方当真是不可多得的尤物。

杨厉只顾目不转睛的盯着羊笙笙,随意道:

杨厉话音一顿,看向欲无欠,会心一笑道:

话音未落,一旁的少女已经羞怒呵斥道:

羊笙笙眼神恼火地盯着杨厉,又一时间说不出来脏话,少女只好侧脸望向欲无欠。

少年按下情绪波动,脸色平静道:

杨厉却根本不吃这套,咄咄逼人道:

欲无欠低下头,不敢去看少女询问的目光,只是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少年突然感到满身的无力感,一种想要证明自己却又被许多东西束缚的无奈,一点点向自己袭来。

爹走之后,好像就一直时不时的有这种感觉,虽然欲无欠从来不愿意承认。

直到今天,欲无欠才切实体会到了这种感觉是什么。

是自卑。

是失去了一个强有力的后盾的压力,是做一切事都要事先考虑以后的束缚感,是明明还是少年却得像个成年人一样故作成熟的担当。

但是欲无欠不喜欢这样,不喜欢自己没有无忧无虑任性撒野的权利。

少年突然觉得很想哭。

不仅是因为自己面对的是京都杨家,还因为自己不能让面前这个讨厌的家伙给华宁和自己爹娘道歉,因为自己没有足够的底气让身边的少女不受欺负,因为自己不敢向她光明正大的表露心意。

欲无欠不否认这些都该自己去努力争取,但当下只是突然单纯的觉得,自己很委屈…

欲无欠一直低着头,眨了眨眼努力让自己不要流出泪来。

因为爹走前,说的为数不多的自己还能记得的几句话就是:

欲无欠抬起头,已经想好了最坏的打算:无非是现在就下跪求饶而已!

一旁的少女却早已是察觉到了少年强烈波动的情绪。

虽说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间丧失了斗志似的,但突然觉得很心疼,急忙赶在欲无欠开口前应了下来。

不仅是杨厉有些咂舌,连欲无欠自己都没想到羊笙笙会这么做。

虽说知道羊笙笙可能对自己有些好感,但一个好名声对这个年纪的少女来说有多重要,欲无欠又不是不知道。少年有些不解地看向羊笙笙。

少女侧过身来展颜一笑,清冷气质又顿时活脱脱变得令人如沐春风般和煦。当然这只是对欲无欠自己而言。

少女眉目温柔的望着欲无欠的眼睛,语气平静道:

不等少女说完,欲无欠直起腰来扫了一眼学堂众人,最后看着杨厉,少年大手一挥。

少女眼神嗔怪又熠熠生辉。

少年看似豪气干云,心里却叫苦不迭。

小说《我有一个道》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