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娇养了疯批王爷全本免费阅读,尤凉心君迟暮全文

《穿书后我娇养了疯批王爷》 小说介绍

坊间传闻,荣安郡主有个怪毛病,喜欢送人东西。
她给李侍郎送过他儿子的眼珠子。
给梁大学士送过十斤醉生梦死药。
还给安宁公主送过人骨盆栽,听说上面尸虫遍布,一片感人腥香。
喜欢送人东西的荣安郡主忽然有一天,告示满天下的搜罗各种名贵指环。
那天,风和日丽。
她笑眯眯的抬着一百多箱聘礼,来到皇子府前:“君迟暮开门!老子要娶你!”
“郡主进屋里边说,我这的床又大又宽!”
尤凉心:??。书中主要讲述了:“手脚都轻着点,郡主还睡着呢!”灵溪嗔恼了句院里清扫积雪,一边还打闹的小宫女。两个小宫女见识,连忙福了福身,不再多言的安安分分做手头上的事情。同为郡主跟前大宫女的纸鸢正去寿康宫的小厨房提了食盒进院子,……

《穿书后我娇养了疯批王爷》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灵溪嗔恼了句院里清扫积雪,一边还打闹的小宫女。

两个小宫女见识,连忙福了福身,不再多言的安安分分做手头上的事情。

同为郡主跟前大宫女的纸鸢正去寿康宫的小厨房提了食盒进院子,瞧着灵溪就上前问道:

按往常郡主的习惯,这个时候应当是早起了去钟粹宫寻慧贵妃问七王爷去了。

这几日,倒是也不知怎么了,每日起的很晚。

钟粹宫那边也不去了,连喜欢的七王爷都不闻不问了,人醒了便坐在窗户边唉声叹气的。

灵溪摇摇头,忍不住小声道:

纸鸢见她说话又不说完,皱起眉:

灵溪也是见四下无人,才压着声音道:

纸鸢眸光闪了闪:

灵溪噢了声,也是想这事要不要禀报太后娘娘一声,郡主可是太后娘娘宝贝着的眼珠子,平日里摔了磕了,都是要心疼好一阵。

纸鸢提着食盒进去时,榻上的人已经醒了,裹着厚厚的被子,就开着窗户吹着冻得人发抖的寒风,行为举止,委实有些怪异。

不太像个正常人!

这严寒的天,谁会坐在窗户边裹着被子,吹冷风。

纸鸢也不知为何,这样的郡主让她极度不安,几步上前:

尤凉心叹了口气,心中只道,你一个成天想着要怎么杀我的人,能不能就别在我面前晃了?

纸鸢半晌没得到回应,微微抬头看向榻上不过十四的少女,她眉如远山,肤色如玉,素净白皙的小脸似柔软的花瓣一样明媚,灵动的杏眼有着天真妩媚的妖娆。

她只要一笑,便是那样美好,叫人从她身上挪不开眼。

一看就是金贵着长大的主儿。

她本该与她一样,有着锦衣玉食,无忧无虑的承欢爹爹娘亲膝下的日子,她也应该是贵不可言的金枝玉叶,这明明也是她的人生!

纸鸢带着恨意的目光太过炙热,尤凉心都没办法忽视,转头看向她:

谁稀罕当这个破郡主了,郡主,呵呵,还不如让她做个群主!

肝都气疼了!三天前!!!

就在她要继承几十个亿家产的三天前,她的人生要迈入新的高度那一天,她被一个神经病从三十多层的高楼上拽下去,摔死嗝屁了。

然后,穿到了这本叫做《美人归》的小说里。

眼前这个控制不住恨意,时不时就流露想杀她的宫女,便是这本书的大女主。

大女主都有个标准身世惨痛的背景,她父亲被太后以勾结外党,通敌叛国为由,满门抄斩。

从中幸存下来的她为了报满门血仇,千方百计的进了宫,潜伏到太后尤氏娇生惯养的荣安郡主身边,为的就是伺机杀了太后最为疼爱的荣安郡主,以此报复太后灭李家的满门之仇。

而这位荣安郡主至小丧父,生母又下落不明,所以五岁就进宫,跟了太后。

太后尤氏对兄长留下的唯一血脉,一直十分溺爱,因着荣安郡主的模样与太后早夭的女儿有七八分神似,所以太后对荣安郡主向来呵护备至。

纸鸢心下一惊的连忙跪在地上:

尤凉心裹着被子,又是一声叹气:

跪在地上的纸鸢一脸迷惑,仰头望向榻上的少女:

尤凉心嗤笑的看着装傻充愣的她,要不是手拿半个剧本,确实要让女主这炉火纯青的演技蒙骗过去!

她点点头,也不跟她多废话:

纸鸢瞳孔一缩,整个人明显一晃。

她颔首,强稳了稳心神才道:

尤凉心来到这本书里,也有两三日了,她一点都不难过自己不翼而飞的那几十亿家产,真的,也非常适应这里冻死人的气候,并且将女主的生死,也考虑的很清楚了。

还不待纸鸢开口,尤凉心眼神沉冷的提醒:

纸鸢跪在地上脑子里乱糟糟的,她在居安阁明明已经处处小心谨慎,怎么还会暴露了身份?

她实在想不明白,如何都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漏出了破绽?

纸鸢脸色惨白的否认:

尤凉心哼笑一声:

话落,她语气格外冷静的阐述:

尤凉心话已至此,这本书的作者,主观意识过分偏向主角,还牵连无辜,让她读了几十章,越看越离谱,也就弃了。

主要是为了给她妈面子,美人归,是她妈这个腹黑的文艺作者写的。

总之,她来了,就不可能做书里恋爱脑的炮灰郡主,凭她一身桀骜的反骨,自是反派更为合适。

终归是祸害遗千年的!

尤凉心冷眯的眸子透着独属于她的风度与傲慢:

她语气顿了一下,威严赫赫的审视着小鸟依人的纸鸢:

面前的少女让纸鸢发自内心的恐慌,看着手握生杀大权的她,又咬牙切齿的恨的极了,却不得不对她卑躬屈膝:

尤凉心轻蔑的笑,一字一句又平静的徐徐道来:

纸鸢不知道是自己疯了,还是真的就如灵溪所说,郡主魔怔了,她说的每一个字她都听得明白,偏偏连在一起,她好像又不太听得懂。

她说一句话,她脑子要转半天,才能勉强理解。

尤凉心的小脸上是不该这个年龄有的沉着冷静:

小说《穿书后我娇养了疯批王爷》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