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娇养了疯批王爷尤凉心君迟暮全本免费阅读

《穿书后我娇养了疯批王爷》 小说介绍

坊间传闻,荣安郡主有个怪毛病,喜欢送人东西。
她给李侍郎送过他儿子的眼珠子。
给梁大学士送过十斤醉生梦死药。
还给安宁公主送过人骨盆栽,听说上面尸虫遍布,一片感人腥香。
喜欢送人东西的荣安郡主忽然有一天,告示满天下的搜罗各种名贵指环。
那天,风和日丽。
她笑眯眯的抬着一百多箱聘礼,来到皇子府前:“君迟暮开门!老子要娶你!”
“郡主进屋里边说,我这的床又大又宽!”
尤凉心:??。书中主要讲述了:尤凉心一想到自己到嘴的猎物被叼走了,就怄的牙痒痒。心里abcd的将夏长阳骂了个八百遍!这货是跟她八字相克吗?怎么总是和她对着干?尤凉心越想越来气,闷闷不乐的一拍桌子:“夏长阳你个王八蛋给我等着,咱们来……

《穿书后我娇养了疯批王爷》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尤凉心一想到自己到嘴的猎物被叼走了,就怄的牙痒痒。

心里abcd的将夏长阳骂了个八百遍!

这货是跟她八字相克吗?怎么总是和她对着干?

尤凉心越想越来气,闷闷不乐的一拍桌子:

灵溪见郡主眼神阴沉沉盯着窗外,不解的问:

尤凉心回神的反应过来,一不小心把心里话全给骂出来了。

索性骂也骂了,她又补了句:

尤凉心有些丧气的在凳子上坐下,倍感无力,揉了揉眉心,异常烦闷,险些忘了重要的事情。

她不可能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上,让她低眉顺眼的去讨好男女主求生,更是不可能!

尤凉心仔细的回忆着剧情,恍然想起,李长鸢的身份也不是没引起过猜忌。

原文中曾提到李长鸢体弱多病,自小被养在山清水秀的兰若寺。

听说那里香火旺盛,每年都是香客云集,后来遭遇了一场噩耗。

一帮穷凶恶极的山匪将兰若寺里的师太跟尼姑杀的片甲不留。

最后还是七王爷君翊带兵前去剿匪,这才使那一方百姓得了安宁。

皇上也因此重重赏了君翊。

现在想起来,真是诡异的很。

怎么会突然遭了山匪?

当时她看的也不仔细,有很多细节的地方,可能都被遗漏了。

尤凉心摇摇头,不再多想,反正去兰若寺就对了!

只要能证实宫女纸鸢的身份就是当年被满门抄斩的李家余孽李长鸢,届时也无需她亲自动手了。

灵溪啊?了声,皱起小脸:

尤凉心睨向她:

灵溪说出自己的担忧:

尤凉心伸手在暖炉上,正反面的烤了烤,去了去身上的寒意,就让灵溪领她去见太后。

不管怎么样,都要试试!

荣安郡主的居安阁与太后尤氏住的地方离得不远,也就是一盏茶的功夫。

原以为荣安郡主的居安阁修建就够精致了,出了居安阁,方知什么是别有洞天,绕过几处雅致的亭台楼榭,就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花园。

里面种着各种名贵的绿植,只是前几天一场雪,覆了厚厚一层,不过花圃里盛放的腊梅,紫苑,冰凌,以及牡丹,鸢尾都还是极好的。

一看也知道这片花圃费了宫人不少的心思,要不然这些花早被冻死了!

花圃旁还有一处温泉水池,在冰雪天地,水面上还有着缭绕雾气,衬的水池上的汉白玉拱桥恍如仙境。

遥遥望去,寿康宫有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美。

在这座充满权利与欲望的皇宫,寿康宫就像是坠落凡尘的世外桃源。

不过在尤凉心眼中,这都是一座座金山银山。

如果……

尤凉心想的正入神,旁边的灵溪见她站着不动,出声道:

尤凉心收了思绪,哦了声。

她只是想,如果她跟母亲从来没缺过钱,或许就不用做骗子了。

准确的说,是情感诈骗犯。

她跟母亲好不容易到夏家是真的有钱了,她又倒霉的穿成了一个炮灰。

唉,世事无常!

门前的挡风帘子从里面被冯嬷嬷撩开,见着是她,笑着道:

冯嬷嬷的样子像是也正盼着她来。

她温笑的迎她进去:

说着,冯嬷嬷又瞧了眼外面:

尤凉心解了身上披风给灵溪,殿内有炉子,烤的身上暖洋洋的。

她还没迈步进内殿,就听得里面妇人欣喜的声音询问:

冯嬷嬷上前回禀:

念念是荣安郡主的乳名。

这不巧了,她的小名也叫念念,却不知,念的是谁?

冯嬷嬷一面掀起内殿的帷幔,一面又说道:

内殿原本在软塌上靠着的太后尤氏听着是自己的宝贝侄女来了,高兴的自顾要起身去迎。

尤凉心快步进去,原文中的太后尤氏也就五十来岁,皇帝却是三十好几了,倒不是太后尤氏生皇帝生的早,而是皇帝跟太后尤氏并不是亲生母子。

皇帝生母早逝,也就过继到了没有子嗣的尤氏膝下。

五十来岁的尤氏容颜姣好,气质端娴,她看荣安郡主的眼神,慈爱至极。

尤凉心突然有些羡慕这个恋爱脑的郡主,走上前道:

尤氏抱过扑她怀里的小姑娘:

本就离得近,只是孩子大了,总不爱往长辈那里去。

尤凉心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觉有点委屈,在她怀里蹭了蹭。

尤氏怀里又暖又香,莫名的安心。

尤凉心却偏越发觉得不是滋味。

兴许,她是在嫉妒荣安郡主无论怎么无理取闹,都有人义无反顾的宠着吧!

尤氏还是第一次见她这样少言少语,心疼的连连问:

尤凉心想,太后口中指的那个毛小子应当是七王爷,也就点了点头。

尤氏其实多少知道了些:

尤凉心抬起小脸道:

话落,她瞥了眼殿里的人。

冯嬷嬷会意的也便领着殿里的人都退了出去。

尤凉心直奔主题说:

太后尤氏只听冯嬷嬷说君翊从居安阁里带走了一个宫女,别的倒是不知,以为是尤凉心不乐意的要出宫去跟君翊闹,这当然是不成体统。

尤氏安抚道:

慧贵妃是七王爷君翊的生母。

尤凉心摇了摇脑袋:

尤氏眼里闪过疑惑,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

尤凉心一本正经说:

尤氏皱了皱眉,没太明白她的意思。

尤凉心意识到可能说的太前卫了,直言道:

尤氏显然感到很意外:

小说《穿书后我娇养了疯批王爷》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