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尊传功鼎岳正最新更新

《我有一尊传功鼎》 小说介绍

“苍天啊,我就舔了那么一小口,怎么就那么倒霉。”年轻的古董商岳正被自己刚刚入手的青铜鼎带到了古老的炎国大陆;当这个现代人幽幽醒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份只是一个奴隶……
  不想当奴隶,想自由怎么办?一个字:舔,额,不,是奋斗!
  可是他错了,原以为只是来到了远古的奴隶社会,哪想到这里有道法;有佛法;有神道;有妖术;⊙?⊙!不,是妖女…岳正喃喃说道“有点…..舔不过来啊!”本书曾用名:舔一次就穿越。书中主要讲述了:枯崖山的营地里,岳正正光着膀子,在练习着刀法。此时撼山刀法已经在他手上有了那么些的威力。又一式万刀凌杀使完,他面前的几块废石就又碎成了一堆。他看了看手上这把又要卷刃的镔铁钢刀。叹了口气,这已经是他这个……

《我有一尊传功鼎》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枯崖山的营地里,岳正正光着膀子,在练习着刀法。

此时撼山刀法已经在他手上有了那么些的威力。

又一式万刀凌杀使完,他面前的几块废石就又碎成了一堆。

他看了看手上这把又要卷刃的镔铁钢刀。

叹了口气,这已经是他这个月用废的第七把钢刀了。

上个月自陈溪镇满载而归后,岳正就三天分一次矿,其余时间全都在练习自己的武艺,他在为他进山做准备。

那陈烈阳临走时叮嘱他,等他到南荒郡城帮岳正采购一些装备后,才会让岳正进山。

所以他要求岳正一定要练好手上的功夫,因为那山上的情况谁也不知道,要是手上不够硬,估计很难从山上下来了。

这几日,岳正借口要练习武艺,问陈奇要来了很多块石头做靶子。

陈奇也不疑有他,给他搬了好多块的石头,当然这其中的各种夹带也是不少。

这每天岳正几乎是在不停的练习他的撼山刀法,只要是饿了就吃,营地里的食物也是足够。

而晚上趁着没人的时候,就坐在石头上打坐,每天运回来的山石几乎让他吸食殆尽。

这一个月的练习,岳正的战力较一个月前,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原来的岳正只是空有力气,但没有任何的战斗技巧可言。

但现在的岳正,速度、攻击力等都有了很大的提升。

这几天他也让这营里的几个监工陪他练刀,一开始想击倒一个还很困难。

可是现在,就算是几十个监工围攻他一个人,估计岳正他也能轻松反杀这些人。

喝了一口旁边监工递上来的茶水,又从旁边的刀架上拿了一把刀,准备把撼山刀法再次演练一遍。

所谓穷文富武,这确实有一定的道理,各种武学要求都不太一样,有的只要吃饱就能修炼。

有的入门需要极为苛刻的条件,有的需要极高的悟性。

但是这个世界,大部分奴隶还有平民却不一定识字。

所以武者在普通人当中还算少数,当然对于南郑国而言,这一比例就更低了。

岳正又开始演练起他的刀法,起手式乾刀独断,即一般的拔刀式,但撼山刀法需要用重刀,带起巨力,向上横斩。

第二式刀劈金盾,借着刚刚向上横斩的高度,腰腿极度发力,使刀势变得更加沉重,怒劈下来,岳正非常喜欢这一式。

一般情况下,这一招使出,岳正可以发挥他所有的力量,他试过这一招,现在可以直接击碎三块堆叠的石头。

如果这一击打在人身上,那基本那人也是基本没法活着了。

他横着挥了下刀,这是第三式横切直刀,特殊的发劲法门,需要调动两个手臂上的力量。

这一式他用营地不远的大树试过,横切的力量,直接就把大树砍倒了。

第四式急刀猛杀,稍显复杂,主要是需要左右挥砍,打出几道刀气,一般手上没有武器的情况下,没有人敢硬接这一招。

岳正演练完第四招的时候,身上已经冒出了汗水,南荒郡本就在大陆之南,气温常年很高。

第五式是一招守式,主要是用刀背刀面应付敌人,刀是重刀,势大力沉的刀背,估计受这一击骨头都得断,这招不作杀伤但又暗藏杀招。

下一招是九岳叠刀,是该套刀法中单体伤害最大的一招,主要是在同一个方向,瞬间发力九次,叠加劲力之后,刀势更加凌厉,杀伤力也更大。

最后一式,是一招群战的招式,名为万刀凌杀,主要是随意出刀,但最终所有出刀的方向为一个方向,最终借着空气挥舞出的气劲,不断提升刀招的威力。

如果使刀人能到达天境,附加上所有属性的力量,估计威力更大。

岳正把这个月几乎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这套刀法上,他觉得专精一门对他的帮助更大。

而裂金手则需要磨炼手掌,其余招式都比较粗糙,但对他而言,手掌根本不需要磨炼,只需要将金铁之气运至手掌,那整个手掌便能开碑裂石。

而那速攻腿则是被他学了一些运劲的法门,现在他几乎一边飞速奔跑的同时出刀,本身的速度加上出刀的速度,攻击力也是大的惊人。

他现在的力量和气血犹如滔滔大河,要是被魔宗一些练习邪功的人看到,估计会对他垂涎三尺。

无论是对于阴阳宗或者欲羽宫的女修,他都是上好的炉鼎。

而他的身体对于晋国西南的天尸门和北面的冰封灵修,都可以称的上是极品的材料。

还好他现在呆在这资源贫瘠的南郑国,像陈氏的陈老太爷,中年晚年才勉强入得天境,在南郑算的上当地一霸。

但要是放在晋国,那基本算是最弱的天境了,晋国那些手段多的大宗弟子,在凡境甚至就能胜过他。

岳正继续打磨着他的刀法,这一门刀法较为粗浅,但运劲法门还是非常值得称道的。

但对于整个大陆而言,这种档次的功法,真的是多如牛毛。

但其实对于岳正而言,最珍贵的还是那小鼎,在刚到异界的时候就给了他一门极品的功法食铁诀。

这门功法极为不凡,不仅为岳正打下了无比坚实的根基,而且帮他脱离了奴隶的身份。

当然也是在南郑脱离奴籍较为简单,要是在大晋,脱离奴籍哪会有那么简单,各种的条件苛刻的令人发指。

甚至就连天境的奴隶也有,当然到了圣境,按照律令,就天然摆脱了奴隶的身份。

大晋律言,若为圣者,勿以刑伤之,勿以律治之,不可使之为碌碌,不可用之为噱噱;天地圣人,唯圣者衡,唯大道治。

这话的意思就是说一旦达到圣境,不能用律法来统治,也不能驱使为奴隶,圣人唯有靠圣人来平衡,唯有道境或天道能压制。

岳正看了下食铁诀的进度,觉得进入到天境还是非常容易的,因为食铁诀中说明肺部只要大部分呈现金属化,到那时便能聚气为刀剑,飞驰伤人。

但天境蹉跎,据陈烈阳说他父亲已经在天境二十年了,还在天境的初期打转,天境九层,每一层需要悟得操控不同元素的方法。

九层之后,九系合一,一生万道,触类旁通其他的法门,参悟不同的法则,一般的圣境最起码掌控了二十个系左右的力量,而且威力是天境的数倍。

而道境如何进入,岳正所看的那些书里就根本没有任何的介绍了,估计是写书的人也没有接触到那样的境界吧。

而且境界越高,寿数也就越长,天境之人,如能善持己身,则得寿八百,圣境之人,最寿者,有五千年之寿,一般的在三千年左右就会寂灭,而道境,则很少有详细的记载。

岳正心思飘远,不知自己有没有到圣境或者道境的那一天,因为在这世间,唯圣境和道境的话语权最强。

圣境之下皆为蝼蚁,最强大的天境,也无法和圣境相提并论,天境只是操作元素,圣境则是法则,元素之力是无法超脱于法则的。

这一日,岳正又是一大早就起来练习武艺,刀法还没使上一轮,却见不远处烟尘滚滚,好像有一队人骑马而来。

岳正便停下练习,急急地往营地门口而去,估算着时间,应该是陈家的二公子陈烈阳给他送装备来了。

果然,确实是陈家二公子的马队,他和几个仆从都骑着马匹,后面还跟着一个仆人驾驶着一辆马车,马车上好像有两箱的东西。

左右的仆人连忙把箱子从车上抬下来,放在岳正的面前,依次打开。

其中的一个箱子里,装着一把厚重的大刀,估摸着重量不轻,旁边还有一双青色的鞋子,用料考究极为不凡。

那陈烈阳显摆似的介绍起来:

岳正也是吃了一惊,毕竟南郑小国七郡之地,从南荒郡走到北晋,需要穿过月中郡、郑西郡、山南郡、跨过千里横极山方能到达,能弄来这武器也是不易。

岳正拿起那把刀,确实重量很是趁手,刀背粗厚,刀身宽长,虽有些粗笨,但刀口也是开了刃的,配合上他自己的巨力,杀伤力估计不小。

陈烈阳指着另外那双鞋说道:

另外的箱子里,倒是没有什么装备,只有几块像是砖头样的东西,旁边还有一个水囊,陈烈阳指了指说着。

岳正心道,还是不能小看这世界啊,连压缩饼干都弄出来了,确实,除了这个社会制度是奴隶制,和现代社会不能比,但高端战力估计一点也不怂氢弹、核弹啥的。

他看到第一个箱子里还有一个配套的刀鞘,把刀插回刀鞘中,放在了一边,一脚踩着刚刚那个马车的车轴上,就准备换起鞋子来。

那陈烈阳急忙指挥着人去办了。

各位可能要问了,这岳正直接趁着机会逃走不就完了,原本岳正也是这样想的,本来就是个送死的活。

但了解了此世界的风俗后,岳正犹豫了,因为这个世界,极为重视诺言,人人皆是一诺千金。

如果谁不遵守诺言,几乎会被人人喊打,盖因天地间有一道名为真的法则,若不能信守诺言,便几乎不能悟得。

入圣境的可能几乎被断绝,所以这一方世界,只要是承诺的事,几乎人人都会遵守。

但已经悟得之后,还能不能背弃诺言啥的,岳正也只是想想,之前的书中并没有给出任何的答案。

岳正估算了下自己当下的实力,发现就算现在上山,可能有些危险,但活命的可能也是不小。

包括之前那山上的地形也是极其的吸引着他,他想探究下,原本世界的风水学说在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用。

因为他之前看书上有写,一些帝王将相,还有大的奴隶主,包括郑国的国君都有秘密给自己修建陵墓的习惯。

这些贵族高手通过一些手段,保留自己的身体或者意识,给自己留下最后一丝成道的可能。

岳正看了一堆的书,发现这世界有探寻圣境或者道境等高手墓穴的记载。

也有一些探索废弃宗门驻地等等的记录,但这些都是墓穴或者遗迹自然显露。

从没有一本书上有写,有人专门去挖掘圣境和道境的墓穴,也没有任何类似于盗墓贼的记载。

岳正觉得这应该是这个世界有各种奇妙的法门,对盗墓者有很大威胁,所以没人去做这种损阴德之事。

这是个邪门的奴隶社会,活人奴隶陪葬的事情几乎是司空见惯。

陈家的藏书中,有关等等的记载无数。

岳正穿好了鞋子,背上了那把重寒铁刀,把仆人递过来的水囊别在腰上,又用他们刚刚拿来的厚布,包起了够吃一个月的干粮。

他向着陈公子抱了一下拳,说道:岳正又停顿了一下,说道。

那陈烈阳抓住岳正的手,直勾勾地看着岳正,故作深情道。

岳正心中顿觉一阵恶寒,手居然被一个大男人拉着,还被他地注视着,感觉这世界对他充满了基情。

岳正装作一脸唏嘘的模样,用起昔日十二分的舔狗功力,又说道:

岳正知道这不过是虚与委蛇,毕竟现在他对于陈氏而言只是一个凡境的蚂蚁。

或许到了天境,才有一些反抗的力量,不得不伏低做小;毕竟只是几句漂亮话而已,以前为了追求某女神,不知舔了……

咳咳,扯远了,那陈公子帮岳正恢复自由身,也是因为说出去的话必定要完成。

但发现了岳正的才能后,恨不得找个机会,让岳正给陈氏做一辈子奴隶。

岳正也是明白陈家的百般拉拢是为了什么,但之前他们对于奴隶种种残暴的行径。

岳正依然记在心里,意识中自然有几分防备,若是前身的少年,恐怕早就沦陷在这糖衣炮弹中了。

小说《我有一尊传功鼎》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