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顶流他总想和我假戏真做程乐安纪寻年全文免费阅读

《娱乐圈:顶流他总想和我假戏真做》 小说介绍

雪藏两年,程乐安突然入选知名导演电影女一号,一时登顶热搜,名声大噪。
错信谗言,纪寻年笃定程乐安靠男人上位,害人妻离子散,二人初次见面即剑拔弩张。
……
三个月后,二人迫不得已合约婚姻。新婚夜,纪寻年绑了那个雪藏程乐安两年的油腻老男人,“纪太太,新婚礼物。”
……
六个月后,纪寻年撕毁了合约:纪太太,你跑不掉了。。书中主要讲述了:乐安匆忙赶回酒店,郭姐正在房间喝着小酒等她,见她行色匆匆的推门进来,说“干嘛去了,这么长时间?饭还是热的,抓紧吃了吧。”“害,丢了支口红,找半天也没找回来”,乐安打个马虎眼,她还不打算告诉郭姐自己已经……

《娱乐圈:顶流他总想和我假戏真做》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乐安匆忙赶回酒店,郭姐正在房间喝着小酒等她,见她行色匆匆的推门进来,说

,乐安打个马虎眼,她还不打算告诉郭姐自己已经得罪了男一号这件事,怕她骂自己。

郭姐豪爽的说,她左手举着酒杯,指了指桌上的剧本。

乐安赶紧放下手中才吃了几口的盒饭,翻开剧本。

她又傻眼了。

剧本只有两行字:苏挚情场失意,想要摆脱乖乖女身份,立志游戏人间、尝遍露水情缘,意图勾引民宿老板陈奕阳,并与之发生了一夜情。相关情节请自由发挥。

自由发挥。

自由发挥!

勾引陈奕阳!

岂不是要去勾引……纪寻年???

乐安整个人都不好了。今天才刚和人大吵一架,明天就要主动设计情节去勾引对方了,人生啊,妙不可言,妙不可言。

乐安这一整夜都睡得不太好,一会儿思考人物设定,做了多年乖乖女的苏挚如何勾引男人,一会儿又恶心于明天要主动去贴纪某人。

没睡好的还有纪寻年,他倒是没什么压力,毕竟男一号已经收入囊中,只是想到要和那个女人演这种戏,他觉得恶心。但是在恶心里,隐隐居然有些期待:程乐安这样会做戏,人前装的人畜无害的,自己今天险些都信了她,明天这戏码一出来,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怎么装下去!狐狸精要现原形了!

次日早晨,演员们开始妆造。白清换上了一件低胸酒红色吊带裹身裙,头发烫成大波浪,眼妆微烟熏,烈焰红唇,只消看人一眼,那人便被勾的魂都没了。乐安看到剧组员工,不论男女,都在偷偷的看白清。

郭姐看着乐安身着白衬衣、淡粉色半裙、白球鞋,妆容也是简单日常妆,担心的问道。

乐安看着镜中穿着质朴的自己,其实也是心慌的,但她仍然决定按照自己对人物和剧情的思考来饰演。

王导走过来:

白清站起身,,她挑衅似的看了乐安一眼,跟着王导往前走去,腰胯自然摆动,风情万种。乐安啧啧称赞,心想我要是个男人,肯定得把她娶回家。

试戏开始。

布景很好看,夜已深,民宿里是暖黄色的灯光, 老板陈奕阳正坐在吧台翻看闲书,背景音乐温柔惬意。白清,也就是苏挚,从楼梯上款款走下来,手里端着两杯红酒,大波浪黑发放在肩膀一侧,露出另一侧美丽瘦削的锁骨和肩颈,乐安听到剧组员工有人轻轻发出的惊叫。

苏挚倚靠在吧台边,浅浅微笑,万般妩媚,其中意味昭然若揭。

纪寻年,噢不,是陈奕阳饶有意味的盯了苏挚一会儿,合上书笑着说。

苏挚笑而不言,直视着陈奕阳的眼睛,将手边的红酒轻轻推给对方。

二人眼神相对,轻轻碰杯,暧昧气氛溢于言表,整个剧组都安安静静,只听见轻柔的背景音乐和清脆的碰杯声。

此后发生的一切都自然而然。

……

程乐安在旁边看着,心想,很好,很漂亮,很科班,很。纪寻年的角色是没有问题的,陈奕阳本就是个辞了安稳工作,跑来草原开民宿、四处留情的浪子,在面对赤裸裸勾引自己的苏挚时,简单试探后就同意,这是合理的。

然而,苏挚?一个当了几年乖乖女的小学教师,怎么能如此娴熟的勾引呢?这并不合理。

她望向张导,张导眉头紧蹙,紧紧抿着嘴唇,他显然也并不满意。乐安于是更加坚定自己的判断。

王导喊道。

程乐安于是走上前去,手中拿着早已准备好的烈性白酒,在众人的惊愕中,打开瓶盖咕咚咕咚的灌了一大口,又一大口,然而她并不擅长喝酒,几大口下去,呛得自己剧烈咳嗽起来,但她不管不顾,又喝了几大口,直到她感觉自己头脑发热,面色酡红,才随手丢了酒瓶,跌跌撞撞走向吧台。

她盯着陈奕阳,斩钉截铁地说,似乎用尽了全部力气,才终于有勇气说出这句话。

剧组人都惊呆了。原来表演已经开始了,以如此荒谬、出乎意料的方式。

纪寻年也惊到了。他设想过很多种诠释方式,但没有这一种。但是他很快稳下来,他于是决定看看这个女人还有什么花招。

他饶有兴致的看着程乐安。

苏挚却不理他,盯着陈奕阳,直愣愣的说:

陈奕阳笑道。

没成想,苏挚却突然嚎啕大哭。

她哭的几乎喘不上气,抽抽嗒嗒的控诉,她哭的撕心裂肺,万般绝望,周边观众都受此感染,有些女员工感同身受,偷偷抹眼泪。

纪寻年突然明白过来,这个女人,好聪明!一个从不逾矩的乖乖女,一个刚刚受了情伤的女人,当然应该是这个反应,而不是像白清那般娴熟、从容。他暗暗赞叹,这女人人品差极,但是在演戏方面是有天赋的。

他越过吧台,扶起坐在地上哭的苏挚,

程乐安抬起头,两人的脸突然离得极近,四目相对。

她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不是瞧不上我吗?不是不想和我搭戏吗?

哈哈哈哈哈那姐姐我就偏偏要恶心你一把。

她朝着纪寻年微微一笑,眼神中闪过狡黠,背对摄像机和观众,只有纪寻年看得到,他心里大喊一声不好,这个女人要做什么!

下一秒,程乐安柔软的唇瓣就贴了上来。她几乎不是吻,而是急切地、迫切的在啃咬,手上也不闲着,在他身上摸来摸去。

纪寻年头脑轰的一声,觉得自己要炸了。

老子的初吻没了。

还是被这个女人拿走的!!

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一招很聪明,非常聪明,这就是苏挚的正常反应。他在心里骂了一万次程乐安,又一万次告诉自己,才忍住了把这个几乎吊在自己身上还摸来摸去的女人丢出去喂狼的冲动。

程乐安还在啃咬,纪寻年一低头,拦腰将她抱起。

他勾勾嘴角。

程乐安勾住他的脖子,画的是淡妆,但却因为喝了太多酒,又亲的太用力,嘴唇红的好像要滴血,浓密的睫毛下眼神迷离,美艳至极。他居然一时有些呆住了。

苏挚没再说话,似乎努力做了一番内心挣扎,才又紧紧闭上眼睛,使劲吻了上去。

陈奕阳抱着她,一边亲吻一边向卧室走去。

……

程乐安的表演无疑大获成功,张导居然破天荒的夸了一句,

白清脸都气歪了。

然而比她更生气的,还有纪寻年。他正用纸巾使劲擦着嘴。

,结束时,他恶狠狠的对乐安说,后者朝他露出得意洋洋的欠揍的笑容。然而他永远也不愿意承认,在乐安突然吻上来的那一瞬间,在看到乐安娇艳无比的嘴唇时,他的心脏似乎停了一拍,身体似乎也起了反应……

然而经过这次,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他听到的传言没有错,这女人就是个狐狸精。

乐安快乐极了,她的演技被认可,更重要的是,她还占了纪大少爷的大便宜,狠狠恶心了他一把。乐安觉得昨天的气消了大半,虽然因为喝了太多酒,胃里隐隐作痛,她还是开心的恨不得仰天长啸。

郭姐一路都在快乐的念叨着。郭姐紧紧攥着乐安的手,乐安疼的呲牙咧嘴。

“郭姐,嘶——疼!“

小说《娱乐圈:顶流他总想和我假戏真做》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