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都夜谈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王渚云)

《冥都夜谈》 小说介绍

有人界,也有亡灵界,而冥都工作人员,不属于人界,也不属于亡灵界。 为了追最诡异的女人,王渚云来到冥都,化身冥都工作人员。 那算是他的女神吧?就这样随便给自己定了个目标,类似于游戏人间一般的,稀里糊涂的把自己的人类身份去除了,真期待工作生活啊~ 但是,女神却喜欢他们的组长,这可怎么办啊,要不把组长除掉?。书中主要讲述了:有人界,也有亡灵界,而冥都工作人员,不属于人界,也不属于亡灵界。 为了追最诡异的女人,王渚云来到冥都,化身冥都工作人员。 那算是他的女神吧?就这样随便给自己定了个目标,类似于游戏人间一般的,稀里糊涂的……

《冥都夜谈》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夏子鸢在上课的时候很认真,但是脑子里都是与之不相关的事。

[今天吃什么好呢,那家炒面很好吃啊……爸妈又不回来。]

王渚云也跟着说:“我想吃东西啊。”

贺蔚桥说:“这里是过去,实质上吃不到东西。”

柳筱兰说:“我也好想吃烧烤。”

王渚云说:“我们做完事就一起去吃吧?”

柳筱兰说:“好呀。”

贺蔚桥顿了顿,打算告诉王渚云真相。

贺蔚桥说:“柳筱兰想吃的是烤虫子。”

王渚云果然愣住了。

柳筱兰说:“我超喜欢吃那个,很脆。”

王渚云说:“蛋白质很丰富吧?”

这下换贺蔚桥愣住了。

因为很多男人都会接受不了的,柳筱兰说:“当然了,也很好吃。”

王渚云说:“那请你吃个够吧?不,让老大请客吧?”

贺蔚桥说:“请客也得等工作顺利完成再说,要是失败了的话……不,我不是说任务失败,而是说你失败。”

王渚云说:“怎么会失败啊。柳筱兰,一定要为我加油鼓劲。”

贺蔚桥说:“闲聊时间结束。”原来刚刚他又把时间放慢了,所以没错过任何东西。

王渚云说:“我们不可以调查丁浅溪吗?一定要走夏子鸢这条线吗?”

贺蔚桥说:“学会耐心,从各种视角看这段过去的记忆,你会感觉很有趣的。”

王渚云说:“哦,好吧,我猜夏子鸢一定是缺少关爱,想通过学习拼命讨好父母。想成为榜样。”

柳筱兰露出深思的表情,而贺蔚桥选择置之不理。夏子鸢跟丁浅溪在一起,果然说起了刚刚的事。

丁浅溪说:“那群没品的男生,脑子真有病。老娘漂亮得要死啊。”她在检查什么,柳筱兰说:“是美瞳,她戴了棕色的美瞳。”

丁浅溪从口袋里拿出一支口红,涂到了嘴上,但感觉像没涂一样。

王渚云说:“那是什么啊?是口红吧?感觉没什么变化,为什么要涂?”

柳筱兰说:“指甲油也是裸色的。”

王渚云说:“裸色是什么色?”

柳筱兰说:“很喜欢化妆但是不想被发现。嗯……”柳筱兰做的是黑色的美甲,涂的也是黑色的口红。

丁浅溪说:“也不能太惹他们,那就去执行正义吧。”

王渚云说:“执行正义是什么?”

[要当英雄,就得执行正义。]

丁浅溪说:“刘佳佳又是那样,我觉得她有点毛病,什么事都哭,好像一个哭包一样,看起来真没用。”

夏子鸢说:“但是她莫名其妙受男生欢迎啊,又不能不社交。表现出不太喜欢她,好像闹了矛盾一样。”

[我很喜欢丁浅溪,因为她不够好看,不够优秀,是一个很听话的跟班。]

丁浅溪说:“要不要制裁一下刘佳佳啊?给她使点绊子,我觉得她是故意哭的吧,哭给男生看,真讨厌啊,又爱哭又爱装模作样。”

丁浅溪说:“她应该差不多哭完了,不想安慰,子鸢,这个还是交给你吧。”

王渚云说:“讨厌?但她们关系看起来很好。”

这时,感觉到了地在震动,王渚云说:“是亡灵吗?这不详的感觉……”

一团白色的东西从瓷砖的缝隙中冒了出来,有一个哀怨的女声。白色的东西逐渐形成了人影,看不清脸,她抓住了丁浅溪的头,但丁浅溪并没有感觉到,普通人是没法看见亡灵的。

贺蔚桥说:“是怨灵……在这个高中,有跳楼而死的学生,是因为类似的原因被针对所以选择了跳楼,她们并没有离开,而是选择用这里的怨气积攒力量。”

果然周围全是白色的烟雾。

丁浅溪说:“这段时间,总是头痛,看了医生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贺蔚桥说:“这是私刑,无论如何,亡灵都不应该干扰人界。”

王渚云说:“你要我杀了她们吗?如果是她们害死的丁浅溪,那留在过去的我们会不会改变未来?”

贺蔚桥说:“不,无论做什么都改变不了已经实现的未来。这个过去就像是一种困境,目标会被困在里面,我们所达到的是过去,任务是清除亡灵,不管是封印还是诛杀。”

柳筱兰说:“怨灵比恶灵要好一点,但是这个数量,有些棘手。”

贺蔚桥说:“我把剑给了你吧?”

王渚云说:“全部杀掉吗?”

贺蔚桥说:“全部。”

王渚云说:“在这里拔剑不算不正常事件吗?我可是学生啊,这可是剑啊。”

贺蔚桥说:“都已经看不清楚有多少怨灵了,你说还需要吗?你怎么这个时候还问这种问题?”

这才是王渚云的重点,他拔出了剑,剑产生了极大的轰鸣声,就像摩托车发动一样厉害,剑上燃起了血色的火焰,他感到了一种温暖包围了他,就好像他真的在篝火旁边,他拔剑砍掉那些怨灵的头颅,流出鲜血,洒在王渚云的脸上。王渚云说:“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贺蔚桥跟柳筱兰说:“年轻人真喜欢喊这种口号。”

他不会觉得他之前对王渚云说的话很奇怪,也不会觉得是装酷之类的,他只是很自然地那么说。但王渚云这么一说,他就会感觉很奇怪。

柳筱兰说:“加油哦亲爱的~”

王渚云果然火力全开,一时之间血流成河,白色的怨灵一个也不剩,鲜血渗进了瓷砖的缝隙里,很快又恢复平静。

王渚云说:“诛杀完毕。”

好惊人的力量,不会因为鲜血而害怕,虽然之前也模拟练习过了很多遍,但是这跟真血无异,空气中全是糜烂的血腥味,在这种情况下,王渚云还是很冷静。

冷静?贺蔚桥在心里否定道,不如说是冷漠吧。不对事物进行评价,不会有私心,只是根据上级的指令来完成。

王渚云脸上的血迹很快凝固,然后变得好像从没有来过一样。

王渚云露出了微笑:“真高兴,如果在游戏里,是绝赞的连击啊。不如说是必杀技,奥义什么的。”

王渚云说:“叫什么呢,燃灵之火?”

王渚云在思考技能的取名,完全不在乎任务里发生的事。好像所有喜怒哀乐都跟他无关,他是真正的局外人。

小说《冥都夜谈》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