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背景板里全是坑》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司虹小说全文

《快穿:背景板里全是坑》 小说介绍

刚出世的司虹被捡走,踏上了给某神主•人菜瘾大•作者填坑的路。 ——进小说世界完善为了水字而硬凑的背景板内容。 哪曾想,全是坑…… 男主在夺权登基,司虹拜访五岳开放灵气; 男主在无限流以一敌十,司虹指挥鬼怪奔赴自由; 女主重生弥补前世遗憾,司虹心想这次只是个平平无奇的孤女应该没有问题吧,然后被人鱼族找上门说是族内公主…… 背景板大可不必这么多戏。 更坑的是,填着填着,剧情全不对了!。书中主要讲述了:刚出世的司虹被捡走,踏上了给某神主•人菜瘾大•作者填坑的路。 ——进小说世界完善为了水字而硬凑的背景板内容。 哪曾想,全是坑…… 男主在夺权登基,司虹拜访五岳开放灵气; 男主在无限流以一敌十,司虹指挥……

《快穿:背景板里全是坑》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翌日,司虹一帮人登上船,继续朝汎城行驶。

主事的从两个变三个,陌生的那个虽遮面却依稀可窥天容,大人和白姑娘都还很紧张她。且先前的玉娃娃没上这趟船。

可是在陶阳没见着他们主动出门,也没看见有人接走娃娃。

而这位光看见就令人不自觉端正起来的姑娘,也不见有什么端倪,却在上船时如此自如地融入其中,跟着上了。

太巧了。

这其中让人浮想联翩。

船仆们不敢发声议论主家的事,只能以眼神动作传递信息,讲究一个心领神会。

八卦这东西,是愈演愈烈,越发酵越离谱。

几天后甚至有了“姑娘是栖息在客栈的妖魔精怪,将单纯善心的娃娃剖开挖心,又迷惑大人耳目混入船上”的奇奇怪怪谣言。

直到司虹在船头看风景,嫌帷幕挡视野而摘下来时,偷窥的船仆们顿时哑然失声,面皮阵阵发烫,愧疚心虚感油然而生。

谣言啪一声掉地上,无人再捡起,甚至还被踩几脚。

司虹白得了一整个谣言的诞生发酵流程素材,觉得好玩。而且主角是自己诶,跟以前听别人谣言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顺带关注了一把船仆们的休闲读物——《异闻录•画版》。

一页页都是画,角落有几句文字,连起来是一个完整的妖魅鬼怪故事。

司虹看了,还蛮好玩。

不论是出生位面还是小说位面,人类的想象力都相当丰富,真是妙趣横生。

司虹也弄明白了谣言里妖魔精怪的由来。

联想得很好,下次别联想了。

司虹等人的终点站是汎山脚下的汎城。

汎城依汎山而建。居民靠汎山吃饭,根据独特的土地种出的米和独特的水酿出了美誉中原的酒。

国师不让司虹喝酒。司虹自己对食物一类也不感兴趣。白露照例没有看法。

于是国师与司虹去找客栈,白露去船行还船。三人又在马庄汇合。

白露上前出示凭证,成功得到殷勤服务。三人交了租金,各自挑马。

牵着马来到一处平旷地方,司虹在国师和白露教导下学习马术。

骑马技术+1+1+1……

天色渐昏,回客栈。

骑马风沙大,司虹要了热水沐浴,仔仔细细地,把头发分了好多缕散在水里洗。

洗着洗着,就玩起来了。

司虹用手在水里划拉头发,看头发在水中浮游,怎么都不重样,怎么都很美。

无限乐趣就在其中。

直到元甲喊话:【你淹水里了?】

司虹才意犹未尽地结束沐浴。

头发干完了就抱着假猫睡觉。

第二天穿戴好服饰,跟着国师和白露上山。

他们沿着溪流走。

这条路被当地人走过无数次,草都不乐意长,赤裸裸地露出泥土瓦石。

走得很轻松。

司虹十分自得,时而欣赏右手边的汩汩清流,时而看看左手边的自然花木,偶有山风拂面,间或蜂蝶翻飞。

醉心山景,飘飘兮若魂飞天外,悠悠然忘乎所以来此。

直到行至一处小谭,司虹看见旁的一座人建的漆红小木亭才堪堪回神。

哦,我是来拜访五岳的,不是单纯踏青来的。

国师抻臂指着那个四方通透木亭道:“去看一看拜一拜,汎山就算拜访完了。”

司虹有些震惊。

这就完了?

这也太简单了吧。

司虹独自一人进亭子,连一直扒在她身上的元甲都主动跳走,掉到白露衣服上。

白露差点没跳起来。

将后续抛在后面,司虹进了亭子才看见一块上书“鉴尔之源”字样的立着的石碑。

除此之外没别的了。

司虹重新打量这块竖石,围着转了三圈,啥名堂也没看出,只觉出其石浑然其字锋利。

算了。

国师说拜一拜,怎么拜呢?

司虹搜刮记忆。

一是跪礼,皇帝拜祖宗会跪。

二嘛,在出生位面,拜的方式花样可多了,唱歌舞蹈祭血祷告信仰……

她都不喜欢。

也就唱歌舞蹈还凑合。

司虹想了想,捞起腰间挂着的埙,期间手碰到蓝玉,干脆一起拿在手上。

她把蓝玉放上石碑,手在裙上擦擦,将埙抵在嘴上,凭方才山间漫步的性吹了一段。

这就算唱过拜过吧。

司虹重新系好埙和蓝玉,一出亭元甲就要爬上来。

被白露掐住命运的后脖颈给拎进国师怀里。

无辜路人晏有缺:……

晏有缺与元甲对视,双双嫌弃地移开眼。

元甲只想回到司虹身边,却被国师稳稳镇压。

司虹瞥见两家伙之间的暗波汹涌,没在意,迈步下山。

因为目标已达成,司虹更自在了,脚步轻快得几乎要飞起来似的。

国师笑,心想虽说身体成长了心理还依旧是那个幼童。

出门一趟这么高兴。

“虹光,汎城集市向来有名,明日去逛逛?”国师提议。

司虹拒绝:“免了,我要练马术。”

国师轻嗯一声,不再多言,心里赞她自律不贪玩。

在回客栈之前,白露去了趟成衣店,又订下几套骑装,男女款式都有。

殿下日后常常在马上,裙是难得穿了,得多备些轻便衣物。

还有护垫,以免久骑被马鞍磨破皮;

加厚版帷幕买几副,以后路上可不一定能每天有热水洗沙尘;

……

白露转着转着,不知不觉买了好多东西,带回客栈反复删减才最终决定随从行囊。

接下来几天都在学习马术。

学着学着司虹就以骑马为模板总结了一套骑术。

十分想付诸实践,比如骑骑驴啊牛啊之类。

日后还有四山要访,肯定有机会哒。

未来可期。

杀手楼。

楼主看着手里一幅帖纸,十分为难。

有人进来了,行动如鬼魅半声未出。

楼主余光瞥见身边多一个人,就算知道是予夺,心脏也不自觉猛烈跳动。抹了把额角冷汗,他将帖纸给过去:“来了个棘手的大单子。让我们去做掉皇帝老儿散落民间的男娃儿。”

那人半晌才接过,手上疤痕惹人 ,长臂蕴力不显,脖颈修长,貌正神冷。

楼主见他迟迟不语,劝道:“予夺啊,我们杀手楼的名声可不能坏在这里。接下吧,这事别人做不来。”

他低眉不语,过了好一会儿才看帖。

粗粗阅览一遍,予夺抬头,露出摄人的眼。

“那就依你之言。”

小说《快穿:背景板里全是坑》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