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荒战界许晨玲珑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蛮荒战界》 小说介绍

太古时代,苍天降下一纸金书,镇压诸神,人族元气大伤;而后外魔入侵,神魔大战就此爆发,人族与妖魔大战了数千年,数不尽的大能牺牲,死的死,伤的伤。我所居住的村子名叫‘神陨村’,神,早就陨落了。书中主要讲述了:许晨来到那个女人身边,将她轻轻扶了起来,看到她的容颜时,即使如他这般对待男女之情还依旧懵懵懂懂的人,也不禁惊叹一声:“倾国倾城”。“如此貌美之人,怎会出现在这深山老林中?”许晨皱眉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

《蛮荒战界》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许晨来到那个女人身边,将她轻轻扶了起来,看到她的容颜时,即使如他这般对待男女之情还依旧懵懵懂懂的人,也不禁惊叹一声:。

许晨皱眉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替她检查一番,探了一下她的鼻息,虽然微弱,但善有一口气在。目光在她脸上停留许久,才渐渐移开,刚往下一瞥,许晨的呼吸便再度急促起来。

两团高耸印入眼帘,虽隔着衣物,但依旧阻挡不住它的呼之欲出,其饱满程度超过许晨迄今为止所见过的所有女人。许晨强提一口真气,按捺住开始加速跳动的心脏,匆匆瞥了一眼其平坦地小腹,便急忙收回目光,不敢再去看她的正面。

许晨连忙将她翻了个身,刚一看到她的后背,心中燃起的那一丝火热瞬间便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严肃。只见这名女子背后的衣襟却是一片血红,整个后背被血水染湿,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

许晨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心,此刻同样沾满鲜血,感受了一下鲜血还是温热的,说明它刚流出不久,看样子应该是她身上流出的:

许晨自言自语了一句,但此刻显然没有人会给他答案,而且此刻救人要紧,没有功夫去思索她是如何受伤的。

许晨双手抓住她的后背衣襟,手指碰到了她那柔弱无骨的后背,可他此时却没有什么不健康的思想,许晨双手猛地朝着旁边一扯,直接将她身上的这件轻纱罗裙撕开,露出了裸露的后背。

入目是一道道血淋淋的伤口,足有十几道之多,凭借几年的学医经验,许晨一眼便认出这种伤口是刀剑豁开的,每一道伤口都深可见骨,其中更有几处被鞭打的痕迹,皮肉翻卷,看起来触目惊心。

许晨眉头皱的更深了些,即使是他都不免有些骇然,更别说这女子了,在经历了这些的时候一定很痛苦吧!

许晨说着,将女子轻轻放在地上,四下望了望,找寻了一番后,却什么也没找到,只得捡了一根较为粗壮的树枝,将自己的袖子撕下,做了一个简单的火把后,便转身遁入黑暗,开始在这山林间寻找起药草来。

小半个时辰后,许晨才重新走了回来,手中抓着一大把连根拔起的药草,来到女子身边,本来作为一个采药人,最忌讳的便是将药草连根拔起,若是从根茎上切断的话,靠着强大的生命力,药草还能继续生长,可连根拔起,就意味着它的真正死亡,再不会在同一个地方长出第二株药草来,可许晨的那把小药刀在山上的时候就丢了,不知道丢在哪里去了,现在也不可能去捡回来,而且此地还有一个性命垂危的人,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让他去慢慢采摘,只能先救了人再说了。

重新做回女子身旁,将火把插在旁边,开始将采来的药草茎叶一片片撕下,在口中嚼烂后,重新吐出涂抹在女子背后的伤口上。虽然这方法是恶心了点,但没办法,此地荒郊野岭的,连个药臼都没有,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反正没有人看见。

待得将女子背后的伤口全部敷上药草的碎渣后,许晨已经累得直冒汗了,嘴巴也是酸的不行,不由得坐在那里摇头苦笑:

过了一刻钟,药草的药效才完全起了作用,终于是止住了所有的伤口,不再流血。

许晨暗暗点头,看着她裸露的后背似乎差了点什么,愣了半晌才想起她是个病人,若是伤还没结痂就被冻感冒了,只会是伤上加伤,许晨犹豫了一下,才一狠心一咬牙,将自己的衣裳脱了下来,盖在了她的身上,自己只留下了一件单薄的内衣。

寒风拂过,将许晨冷的直哆嗦,连忙往前挪了挪,靠近火堆边,才稍微暖和了一些。

似是感受到为寒风的侵袭,那女子躺在地上的身躯也是缩了缩,秀眉微微皱了皱,许晨看了她一会儿,才叹了口气:

就见许晨起身来到女子身旁,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好在女子并不是很重,不然许晨这小身板还真抱不动她,抱着她走到靠近火堆旁,才将她放下,自己坐在她旁边将她搂在怀中,一边烤着火,一边用身体帮她挡住风寒。

一具娇柔的身躯躺在自己怀中,难免有些念想,只是念头刚起,就被许晨强行掐断,开始修炼起法诀来,强行让自己入定,静下心来。

女子似是觉得温暖了些,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在许晨怀中蹭了蹭,找了个最佳的位置,安心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渐渐亮了起来,初晨的阳光总是格外刺眼,怀中娇柔眉头再度皱起,身心的疲累让她不愿睁开双眼,将头埋入许晨怀中,避开了阳光的耀芒,继续陷入了熟睡。

许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修炼,操劳了一天一宿的他眼皮子也是十分沉重,他不像真正的修士一般,可以靠打坐来代替睡眠,此刻的他虽然有了一丝灵气,但身体作息依旧和普通人没两样,眼皮子格外的沉重,尽管他想要强打起精神,毕竟此地荒山野岭的,谁也无法保证会出现什么长虫猛兽之类的。但怎奈身子条件不答应,还是在坚持了一阵之后,陷入了沉睡。

这一睡便不知天昏地暗,所幸在这途中没有遇上什么猛兽,不然没有任何防备,许晨肯定玩完。

直到感受到怀中娇柔离开,许晨才猛地从睡梦中惊醒,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呢!睁开眼的瞬间,他就发现一把青色长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剑锋紧紧贴着自己的脖子,彻骨的寒意传遍许晨全身,瞬间便让他彻底清醒了过来。

看着持剑之人,许晨怒了,牙齿咬得咯吱直响,拳头更是捏的紧紧地,手臂青筋暴起,恨不能揍她一顿解气。

那名先前许晨所救的女子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过来,非但没有感激许晨,反倒对他怒目相向,在第一时间制住了他,眼中杀机凛然,看了一眼披在自己身上的粗布麻衣,又看了看身着单薄内衣的许晨,眼中杀意更甚。

看到衣衫不整的许晨,她在心底便认为许晨趁着她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对她做了什么非分之事,对于敢亵渎她的身子的人,只有两个下场,要么得到她的心,要么死。

谁成想她在许晨眼中没有看到害怕的神色,反而是看到了满满的怒意,与自己此刻的心情不径相同,看到许晨的眼神,这名女子反而冷静了下来,在心里问自己:难道自己想错了不成?

许晨直到今天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好心没好报,自己好心救了她,到头来却换得如此下场,如果早知如此,之前就该让她自生自灭,管他什么良心,宁愿拿去喂狗也不该用来发善心。

女子忽然开口,声音清灵动听,她想知道究竟是不是自己想错了,不然一时羞愤错杀了自己的恩人,恐怕自己将会一直活在自卑的阴影中。

许晨还在气头上,并没有搭理她,只是依旧瞪着她,用无声表示着自己的不满。

可没想到许晨的不话,却被这名女子会错了意,以为他是一个哑巴,便也没去和他计较,看了一眼披在自己身上的粗布麻衣,还是有些嫌弃,就见女子将其从身上拿了下来,将它丢还给了许晨。

许晨见她如此行为,刚要制止却已经晚了,就见女子的衣裳突然滑落下一大截,露出大半白花花的柔软,丝毫没有受到重力的影响,高高耸立着,中间一道迷人的沟壑让人望之陶醉。

女子在将许晨的衣服丢出之时,也是发现了自身的尴尬,尖叫一声,连忙双手护胸,一边呵斥了许晨一声。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衣裳会无缘无故脱落,羞得脸色绯红,甚至有些不敢去看许晨的目光。

许晨也是稍稍尴尬了一下,但好歹是个男子,脸皮自然要比女子厚些,苦笑一声才无奈地别过头去,伸手将刚刚女子丢来的衣服重新递了回去。

等了会儿却没有见女子接过衣服,不由得疑惑了一下,轻轻转过头去,刚要开口,却是猛然顿住了,双目似有欲火燃烧,死死地盯着面前的香艳情景。

那名女子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套淡蓝色长裙,身上那套染血的青色纱裙已经褪去,此刻正背对着许晨要将蓝色长裙换上,身上没有任何遮掩,却没有发现许晨已经转过了头来,将她那完美无瑕、凹凸有致的玉体看了个遍。

许晨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如此大胆,竟然直接在自己面前换衫,不过仔细一想应该是她以为自己会一直看向别处,没有回头吧?而且此地根本没有任何遮掩,除了一些树木,再无其他较大的遮掩物,而树干显然也无法将她的傲人身躯完全挡住,只要许晨有心,还是会被看到。

而且最主要的是,她发现自己的后背依旧疼痛难忍,虽然有不少伤口已经结了痂,但每移动一下,还是会有种撕裂的感觉,让她明白了自己还不能剧烈动弹,根本无法走远,就是其换衣服的动作也是迟钝了不少。

她却没有想到,背后一双善还保持着一丝懵懂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她的玉体,尽管只有一个背影,却也足以让未经人事的许晨渐渐失去理智,胸膛似有熊熊烈火在燃烧着,让许晨的呼吸越加急促,双眼开始变得有些通红起来。

当女子换好衣服回过身来时,最先对上的便是一双如同野兽般的双眼,女子先是一愣,然后才是羞怒,两颊变得绯红,似一颗熟透了的苹果般,非常的可人儿。就见女子黛眉紧皱,面上现出怒容,拔起插在地上的长剑,娇斥一声便举剑朝着许晨劈了过来。

还没临近许晨面前,口中便发出了的一声,背后传来一阵火辣辣地疼痛,全身力气仿佛一下子被抽干,手中长剑掉落在地,脚下一个不稳,朝着前方摔了下来。

许晨眼疾手快,猛地从地上窜起,单手环住了她的细嫩腰肢,本该是一副唯美的英雄救美画面,却不料许晨突然腿一麻,单膝跪在了地上,女子身子随着许晨的跪地倾斜,也顺势倒了下来,两张初涩地嘴竟就那样阴差阳错的吻在了一起。

许晨脑袋轰的一声,呆呆地跪在那里不知所措,那本能地想要将她推开的右手也停留在了一处柔软上,许久没有动弹,渐渐变得有些僵硬起来。

女子似也蒙了,竟也一动不动地与许晨的身子贴在一起,任由他环抱着自己的娇躯,忘了两人的嘴唇还吻在一起,美眸变得迷蒙起来,看着面前之人,似乎也没有先前那般让人讨厌了。。

画面仿佛在这一瞬定格,每一秒都如几个世纪那般长,二人四目相望,却相顾无言,都没有破坏了此刻的宁静。

女人确实是很奇怪的动物,一旦开始从内心接受了许晨,女子就似有些害羞般,心跳就开始跳的快了些,胸口一起一伏,却也忘了许晨的手还停留在她的柔软上,胸口的每一次起伏都似在挑逗着许晨的右手。

反倒是许晨没有什么感觉,他的注意力都停留在了女子的樱桃小嘴上,眼睛也一直与她对望着,一刻不曾移开。只是时间久了,他才感觉到右手传来的酸麻感,那是许久保持着一个动作而造成的发麻,如果不舒络一下筋骨,只会越来越麻,直到没有知觉。

为了减轻酸麻感,许晨本能地将右手握了握,活动一下手指,却不料也是这一行为,打破了这短暂的平静。

小说《蛮荒战界》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