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妄她》桑榆陆嘉余最新章节阅读_桑榆陆嘉余完结版免费阅读

小说《念念妄她》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栗子栗子栗栗子”,主要人物有桑榆陆嘉余,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桑榆的灵魂在走廊游荡了一夜第二天陆嘉余从客房出来,她才有机会离开空旷而又冰冷的走廊原来灵魂也是有感觉的陆嘉余可能没休息好,眼里有红血丝,眉宇之间满是疲惫桑榆淡漠地移开了眼这和她有什么关系?陆嘉余匆匆忙忙下楼,甚至都顾不上跟叶菲打声招呼他要去找桑榆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又在一起了整整七年,现在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哪怕是分手也不应该这么草率他欠桑榆一个正式的道歉“你还是要去找她吗?”...

点击阅读全文

主角桑榆陆嘉余出自穿越重生小说《念念妄她》,作者“栗子栗子栗栗子”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榆这样猜测。陆嘉余不愧是影帝,演技滴水不漏,从工作到生活。桑榆想到自己被他骗了整整两年。还因为这些事情丢了命,就要恨死陆嘉余了。他可以提分手的。她不是死缠烂打的人。他们可以好聚好散。但陆嘉余选择欺骗她……叶菲坐在沙发上,陆嘉余蹲在她面前,在桑榆的眼里,他们俩人在含情脉脉地对视。......
念念妄她


第2章 试读章节



陆嘉余是桑榆喜欢了好几年的人。

他们只差一步就要进入婚姻的殿堂。

他瞒得太好,桑榆也是今天才知道,曾经非她不可的人早就已经为别人晃神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两年前拍青春文艺片的时候?

桑榆这样猜测。

陆嘉余不愧是影帝,演技滴水不漏,从工作到生活。

桑榆想到自己被他骗了整整两年。还因为这些事情丢了命,就要恨死陆嘉余了。

他可以提分手的。

她不是死缠烂打的人。

他们可以好聚好散。

但陆嘉余选择欺骗她……

叶菲坐在沙发上,陆嘉余蹲在她面前,在桑榆的眼里,他们俩人在含情脉脉地对视。

她可以清晰地看到陆嘉余眼里的心疼。

曾经这种眼神是只属于她一个人的。

“恶心。”

桑榆的话没人听到。

“该回去看看爸妈。”

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过了每天视频的时间点。

桑榆自言自语,“联系不上我,他们会着急。”

不再看客厅里的男女,桑榆径直往外走。

却被门挡住。

尝试几次,透明的躯体根本奈何不了紧闭的大门。

她用力撞向门。

没有预想中的疼痛。

她也没能成功出去。

“我怎么忘了,我现在只是一抹幽魂,又怎么开得了门?”

为了防止狗仔偷拍,别墅里的门窗关得严严实实。

包括窗帘。

桑榆心急如焚,她现在最担心的是爸妈。

“陆嘉余,你可不可以……”

余下的话戛然而止。

原本蹲在地上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上了单人沙发,而叶菲……坐在陆嘉余的腿上,窝在他的怀里。

哪怕已经接受了陆嘉余变心的事实,亲眼目睹这种场景,桑榆还是心气不顺。

她明明没有肉体,却觉得胸口像堵了一团棉花。

闷闷的。

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

视线所及,她看到陆嘉余温柔地用指腹擦去了叶菲眼角的泪水。

一遍遍告诉她,“不是你的错。”

“是我情难自禁。”

好一个情难自禁!

桑榆想质问他,“既然你这般喜欢她,为什么不和我分手?”

“为什么基本的体面都不给我?”

可是这些问题她已经没机会问出口了。

因为她已经死了。

桑榆不想再看他们两人抱团取暖,既然出不了门,那她只能上楼。

可到了楼梯口,就有一股力量阻挡着她。

再也无法前进一步。

桑榆情绪崩溃,灵魂飘到陆嘉余面前。

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恼怒,心痛交织在一起,她一度以为自己要变成厉鬼。

虽然知道灵魂伤不了人,桑榆还是抬手扇了男人一巴掌。

“害死了我还不够,现在还要把我困在你们身边,陆嘉余你有没有心!”

“陆嘉余,我真的恨死你了!”

正在给叶菲擦眼泪的陆嘉余,手微微一顿。

他刚刚好像听到了桑榆的声音。

环顾四周,什么都没有。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安安静静地躺着。

没有任何动静。

从事情爆出来到现在,桑榆没给他打过一通电话,也没有发过一封讯息。

陆嘉余的心又开始乱了起来。

手放在叶菲的腿弯,轻轻松松把人抱了起来,“你好好睡一觉,我保证明天起来事情就已经解决了。”

叶菲惶惶不安,“我以后还能拍戏吗,我的事业会不会被毁了?”

犯错的人是自己,陆嘉余坚定地回:”以前怎么样,以后还是怎么样,相信我。“

叶菲止住了哭泣。

桑榆面无表情地看着,不愧是清纯玉女,这一哭就让陆嘉余心疼死了。

还狠心地把她推出去,转移火力。

她不能离陆嘉余太远,就这么飘在他们身后。

看到陆嘉余把人抱去了主卧。

隔壁客房的门是开着的,桑榆飘了进去。

这是她以前偶尔在这边留宿时住的房间。

桑榆很庆幸,自己没有傻傻地把身体交给陆嘉余。

不然现在的她,怕是要恶心死。

梳妆台上放着瓶瓶罐罐,这是她的护肤品。

靠窗的位置放着一张书桌,在这边留宿的时候她就坐那备课。

只要一推开窗,就可以看到满院的蔷薇。

别墅是陆嘉余赚到第一桶金时买的,花也是那个时候种的。

原来已经五年了啊。

走廊上响起了脚步声,不用看桑榆都知道是陆嘉余。

他走了进来。

打开房间里的衣柜,拿了一件睡衣。

那是前段时间刚买的。

她和陆嘉余一人一件。

心脏的位置又酸又痛。

桑榆偏过头,吐了一口气。

这才压抑住绵绵不断的刺痛感。

桑榆和陆嘉余从小一起长大,死后她开始恨上了他。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