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娇养了疯批王爷尤凉心君迟暮全文免费阅读

《穿书后我娇养了疯批王爷》 小说介绍

坊间传闻,荣安郡主有个怪毛病,喜欢送人东西。 她给李侍郎送过他儿子的眼珠子。 给梁大学士送过十斤醉生梦死药。 还给安宁公主送过人骨盆栽,听说上面尸虫遍布,一片感人腥香。 喜欢送人东西的荣安郡主忽然有一天,告示满天下的搜罗各种名贵指环。 那天,风和日丽。 她笑眯眯的抬着一百多箱聘礼,来到皇子府前:“君迟暮开门!老子要娶你!” “郡主进屋里边说,我这的床又大又宽!” 尤凉心:??。书中主要讲述了:尤凉心讥诮的勾了勾唇:“是啊,我蛇蝎心肠,王爷明知道我是这样的人,还要跟我往来,王爷当自己的品性有多高洁?还不就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一个。”君翊脸色沉的厉害,“我那是以为你总有一天会改过自新,你倒好,半……

《穿书后我娇养了疯批王爷》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尤凉心讥诮的勾了勾唇:

君翊脸色沉的厉害,

话落,他便不再与她多费口舌,抱着人就要走。

尤凉心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抱着李长鸢离开的身影,眼底的阴影也是又深又寒。

她是替原身喜欢了这么个三心二意的凤凰男,感到不值!

尤凉心森冷一笑:

君翊驻足,无可忍耐的看向她:

他憎恶人的嘴脸,扭曲了俊逸的面孔,尤凉心有点想给他两巴掌。

可是两巴掌,怎么足以解恨呢?

她没忘记这个男人是怎么借着荣安郡主的身份步步高升,又是如何弃如敝履的!

虽说都是原身的一厢情愿,但他就没长嘴巴,不懂得拒绝吗?

尤凉心嘴角的笑冷下去:

君翊哼了声,表明他的决心。

尤凉心温和笑着:

君翊神情闪过犹疑,瞥了眼她。

踌躇了片刻,话又架到这里了,最后他还是应了声是。

尤凉心大笑了声:

君翊满脸恼怒,她一个整日只知寻欢作乐,不务正业的郡主还看不起他了?!

他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

尤凉心转过身向灵溪道:

灵溪有点看不懂郡主什么操作?

但有一点,肯定错不了,郡主一定是觉醒了!

想到这里,高兴的立马去屋内搬了凳子。

早前她就觉得七王爷对郡主不上心,虽说七王爷有几分才情,但在不把郡主放心上这一点,就完全配不上郡主!

况且以郡主的身份,天底下什么样的好儿郎没有!

尤凉心见灵溪搬着凳子过来,一撩裙摆,便抬腿跨了上去。

她笑吟吟的对君翊道:

她的举动彻底激怒了君翊,气的抱着李长鸢的手都不由加大了力,以至于把昏死的李长鸢都掐醒了!

李长鸢也不知道是被寒风吹得瑟瑟发抖,还是君翊掐的,缩成一团的窝在他怀里开口:

尤凉心翻了个白眼,还真是会给自己找台阶下!

凭君翊的心气,他能为了个女人,从另一个女人的胯下钻过去才见鬼了!

君翊愤慨的神情在见到怀中娇弱的女人醒来,转瞬又柔和下去:

尤凉心冷漠的看着,麻的,男人是不是都有两幅面孔?

李长鸢眼里含着感动的泪:

她说完,强撑着从君翊身上下来,跪在了态度强硬的尤凉心身前:

尤凉心冷眼旁观着李长鸢这一出委屈的白莲花苦情戏,左右不过是想将她恶毒人设贯穿彻底。

明知道君翊不会让她自杀,偏偏还是拔了发钗,刺向自己心口。

李长鸢是料定了君翊会拦着。

可惜,她打错了算盘,就让她见识见识,什么是敌方预判了她的预判!

就在李长鸢拔下发钗,君翊紧张的要出手相救那一刻……

尤凉心勾唇一笑:

君翊听到这声等等,以为她改变了主意,松口气。

与此默默松口气的还有李长鸢。

跟着,尤凉心回屋里本是想找把匕首给她,奈何翻了一圈也没有,她一下想到前两天刚过来的时候,也不知哪个蠢货给她梳的俗气发髻,满脑袋都是花花绿绿的钗子,晃得叮当响,差点没让她原地去世。

不过现在能派上用场了!

尤凉心抱了妆匣子出去,随手翻了几支扔李长鸢面前:

李长鸢完全傻眼了,哆哆嗦嗦的觑了眼君翊,眼泪簌簌的一下跟断了线的珠子。

尤凉心揉了揉眉心:

这外面天寒地冻的,回头要是把自己冻感冒了,那就不值当了。

一旁的君翊压制着随时都要爆发的情绪道:

还真是渣男的至理名言。

尤凉心看向他的眸光渗着寒芒,提醒道:

她语气不重,却莫名的让人倍感压力。

君翊常年受他父皇威仪的震慑,心中也压抑已久,如今再见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身上透出这样的压迫,许是反感:

尤凉心漠漠提了下唇,森冷的目光尤为讥讽的落在他身上。

她过分?

不久后,他将为了与李长鸢琴瑟和鸣,诛尤氏九族,为了消李长鸢的心头之恨,让十几个侍卫折辱荣安郡主。

当时的荣安郡主也不过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对爱情充满了向往。

可她的下半身被那些男人折磨的鲜血淋漓,浸染了她生前最喜欢的红色衣裙。

当时的她该多绝望!

那可是她满心欢喜,一针一线,扎破了无数次手指头,自己绣的嫁衣。

一个在蜜罐里长大的少女,为了他学做针线,学做厨艺,十根手指,尽是针眼与烫伤。

尤凉心寒凉的笑了声,垂眸看向这一双纤纤玉手,娇嫩的肌肤如今还洁白无瑕,似雪一般纯净,最后离开人世时,却浑身都是男人留下的肮脏印记。

骄傲了一辈子的荣安郡主,死的恶臭无比。

要说过分,究竟是谁更过分?

原文里的字字句句,活灵活现,每一幕画面都像是从书中蹦出来的,让尤凉心看的气血怒涌。

她改变不了既定的设定,为避免这一条不归路,她要杀李长鸢,包括他君翊,何错之有呢?

尤凉心红唇勾起,看李长鸢的目光沁入骨血的冷:

话音落下,

冽冽寒风里忽而传来一际少年淡雅的声音,冲淡了空气里的些许戾气。

一身月白锦袍的少年如芝兰玉树,如青山玉竹,茕茕而立,与他周身气质不同的是,一双幽黑墨瞳,恍若极夜明明灭灭的星空,望进去又是深渊的墨色。

少年从石拱门后走出来:

他的声音有些哑,像是很久不曾开口说话,沙沙的音色却出奇的好听。

尤凉心看到他的第一眼,差点没反应过来,足足愣了好几秒。

少年似乎不太理解尤凉心惊愕的注视,站在原地,等着人解疑。

直到寒风拂过,尤凉心才猛然醒神。

她也顾不得在场的两个外人,提起裙摆,怒气冲冲的就向少年跑过去,二话没说的一把掐住了他温润似玉的脖子!

有温度,是真人!

她咆哮的大吼:

是的,她之所以穿到这本万恶的书里,还真就拜他所赐。

要不是他想不开,跑去跳楼,她也不至于被他从天台上拽下去!

特么的,她只是趴在天台上跟他说了一句再见!

谁祂妈想还真就再见了!

小说《穿书后我娇养了疯批王爷》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