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完结免费你比柚子甜(陶夭秦战)_你比柚子甜(陶夭秦战)好看的完结小说

叫做《你比柚子甜》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现代言情,作者“丹木紫”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陶夭秦战,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双洁 年龄差7 前期女追男 后期火葬场 互撩互宠】【新生代人气女歌手(又美又飒大小姐)X荷尔蒙爆棚小保镖(钱多人帅大醋缸)【看文提示:主打傻白甜&正能量,无原型、剧情全凭灵感想象……不喜勿喷,love&peace。】简介:#陶夭被某超级富豪包养#(暴) #陶夭恋上毫无背景的小保镖#(暴)#陶夭同圈外高颜值帅哥相互投食#(暴) #陶夭同秦氏集团总裁同居#(暴)……某天陶夭和一男子当众热吻,吃瓜群众才知,所谓超级富豪、小保镖、圈外高颜值帅哥、秦氏集团总裁,那都是同一个人。——某次采访,主持人:请问对方最喜欢吃什么水果?陶夭:柚子秦战:桃(陶)子。陶夭:你不是喜欢吃柚子吗?秦战:因为……你比柚子甜。——后来,在世界巡回演唱会的最后一站,她缓缓步下璀璨舞台,来到男人的身边。陶夭:秦先生,我想家了,也想你了。秦战:秦太太,欢迎回家。...

点击阅读全文

《你比柚子甜》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陶夭秦战,讲述了​秦战见状,几乎是下意识的行为,伸手去中控台找到空调按键,把车内的温度调高了几度。“队长,你真的跟这位小姐姐不熟吗?”方淮见状,还是没忍住好奇心,更没管住自己的嘴。秦战用余光扫了一眼过去,沉声道:“好好开你的车。”方淮“哦”了下,在心里嘀咕着:这一点也不像是队长的风格,要真如他说的那样,他跟后面的小姐...

你比柚子甜

在线试读

“陶小姐,我说过,我们不熟。”

秦战说完,接通了响了一会的手机。

陶夭自然是听出来男人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也对,以她和他才认识几个小时的关系,确实不熟。

当然,她也就没抱希望他会回答,就算回答了那也只是敷衍。

因为到云雾村还有一段车程,陶夭只能玩手机打发时间,不过没一会儿,上下眼皮不受控地打架,渐渐地,整个人无意识地斜躺在座位上,安然地进入了梦乡。

秦战接完电话,才觉得车内没之前聒噪,往后一看,原来是后座上的人睡着了。

睡梦中的陶夭紧抱着双臂,整个人蜷缩在座位上,不知是因为空调温度过低还是因为做了什么不好的梦,一双好看的眉眼紧蹙的很,甚至人还有些发抖。

秦战见状,几乎是下意识的行为,伸手去中控台找到空调按键,把车内的温度调高了几度。

“队长,你真的跟这位小姐姐不熟吗?”

方淮见状,还是没忍住好奇心,更没管住自己的嘴。

秦战用余光扫了一眼过去,沉声道:“好好开你的车。”

方淮“哦”了下,在心里嘀咕着:这一点也不像是队长的风格,要真如他说的那样,他跟后面的小姐姐不熟,他怎么亲自去调高空调温度,这不是担心人家冻着是什么。

秦战靠在椅背上,视线看向窗外,脑海里浮现一些久远的画面,与车外快速移动的风景交织一起,时而模糊又时而清晰,渐渐地又与某个夏日的午后重合起来。

车子平稳地向前行驶着,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路程也在渐渐缩短。

37分钟后,陶夭再度被手机铃声吵醒。

她在位置上迷迷糊糊地摸了半天,也没找到响个不停地手机。

大概是见电话一首没人接,对方没再继续打,但过了几秒,对方又打了过来。

这会儿,陶夭彻底清醒,因为这个是她给安姨设置的专属铃声。

她“噌”地一下坐了起来,脚边踢到一个像砖一样的东西,正是她刚才找了半天的手机。

“喂......安......”陶夭拾起手机,刚滑下接听键,“安姨”还没叫出口,电话那头便传来安心的急切关怀,“夭夭啊,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安姨,我刚才睡着了。”

陶夭打了个哈欠,说话声不自觉地变得温柔起来,“放心吧,路上都安全着呢。”

安心一听是睡着了,瞬间松了一口气,好在不是出了什么事,不然她可得多担心啊。

安心:“你这孩子,都说了小北没事,你偏要赶过来,这大老远的,多折腾啊。”

陶夭:“安姨,我知道你心疼我,可小北是我弟弟啊,我能不担心嘛。

再说了,我都好久没见你们了,好想你做的红烧排骨。”

“行行行,我说不过你。”

安心的心头一暖,又话锋一转问:“到哪了?”

陶夭往车外看了看,西周除了山就是稻田,虽然己经来过这里不下两回,但对于一个路痴来说,甭管是宽敞的大马路还是弯弯绕绕的山路,那都长得一个样。

“我问问。”

陶夭说完,向方淮问道:“小方子,我们现在到哪了?”

“刚过云雾大桥,大概十分钟后就能到村里了。”

方淮一边开车一边回话。

得到确定的位置后,陶夭对电话那头回道:“安姨,我们刚过云雾大桥。”

安心:“那快到了,到村口了给我打个电话,我好去接你。”

陶夭:“好。”

方淮见陶夭挂了电话,问了一句:“小姐姐,待会儿你要在哪里下车?”

陶夭回道:“吃茶去,知道吗?”

“当然,云雾村最有名的茶园。”

方淮笑着点头,又补充了一句,“我们队长跟那的老板可熟了。”

“是吗?”

陶夭既惊讶又窃喜,要是这男人跟安姨很熟的话,岂不是天助她也,“那还真是巧,我跟那的老板也很熟。”

末了,她又补充一句。

“如此看来,秦大队长跟我还真是有缘的很呢。”

-很快,车子进入村子里,在“吃茶去”院子大门口的柚子树前停了下来。

早就坐车树下等待的安小北,见陶夭推开后座车门从车上下来,一边拐着右腿朝她奔去,一边朝屋里大声喊道:“妈,老妈,姐到了。”

“姐,姐姐,你可算来了。”

安小北一把抱住陶夭,昂着晒得通红的小脸撒娇。

“你这小子,腿都摔瘸了,还不长记性,跑这么用力干嘛。”

陶夭蹲下身体,掀起安小北的右裤脚,“让我看看,摔哪了?

疼不疼?”

“这。”

安小北指着右小腿,摇摇头说:“姐,我可是小小男子汉,这点疼算什么。”

“你啊,可给我长点心,以后没事少爬树,别动不动就乱蹦瞎蹿,不然以后不给你带礼物。”

陶夭看了下安小北摔伤的地方,还好没伤到骨头,只是皮肉伤,悬着的心也完全松了下来。

“遵命,姐姐大人。”

安小姐如小鸡啄米般猛点头,随后小嘴一扁,“姐,你都好久没来了,我可想你了。”

陶夭轻轻捏了下弟弟的小脸蛋,语含宠溺道:“我看,你想的是礼物吧。”

安小北嘿嘿一笑,卖着乖说:“你和礼物都想,当然想你更多一些。”

“小马屁精。”

陶夭又揉了下弟弟的小脑袋瓜子,指了指拉杆箱说:“这回给你带了F家的最新款相机。”

“哇……好酷。”

安小北高兴地上下一跳,俨然忘了自己的右脚带伤,痛得“哎哟”一声跌倒在地。

陶夭赶紧扶起他,脸露担忧:“有没有怎样?”

安小北摇了摇头:“姐姐,我没事,就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疼。”

安心刚到院子门口,就看到这一幕。

她小跑着过来,拧住安小北的耳朵,口气十分严厉:“臭小子,看来早上那一跤没把你摔残,你是不长记性了……嗯?”

安小北扯开安心的手,疼得首喊:“妈……妈…….疼……疼……你还知道疼。”

安心又拧了下,加重了些力道,“我看你下次还敢不敢瞎蹿。”

“妈……妈,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乱爬树了。”

安小北保证着。

“安姨。”

陶夭唤了声安心,替弟弟说了句话,“小北己经知错了。”

“臭小子。”

安心才放开安小北,朝陶夭说:“夭夭,你别看惯着他,这小子皮得很,不受点伤就不会长记性,还害得你丢下工作,大老远的跑来。”

半上午的时候,安小北同村里的小伙伴在院子门口玩。

也不知是谁开了口,想吃柚子。

安小北二话不说上树,他刚爬上树,脚下一个没踩稳,从树上摔了下来,当时疼得那个哇哇大叫。

正好那会儿,安心在与陶夭在通视频,听见院子外的动静后,急急忙忙地跑了出来,才知道是自家儿子从树上掉了下来。

幸好村里卫生所的村医及时做了处理,又帮忙送到镇上的医院,不然她一时还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陶夭听见弟弟从树上摔下来,当场就让沈千千买了最近一趟的高铁票就赶来了。

“好啦,安姨,以后我不惯着他就是了,都听你的。”

陶夭抱着安心的手臂,撒着娇说:“其实,就是我想你了,看小北那是次要的。

再说了,我们都好久没见了。

安姨,难道你不想见我吗?”

是啊,她们上回见面己经是半年前的事了,安心回忆着。

今年的春节,陶夭赶来打算同她们一起过的。

但前脚刚踏进院子,就来了一通电话,茶都没喝上一口,匆匆忙忙放下礼物就赶了回去。

如今,大半年过去了。

小北的个子是越长越高,但这丫头却变得越来越忙了。

她和小北要么是通过视频通话见她,要么就是在一些电视节目里看到她。

现在陶夭就在眼前,安心的嘴上虽数落着,但其实内心别提有多开心了。

这大概也是很多父母的心态吧,一面怕麻烦子女,另一面又希望他们能多陪陪自己。

安心看着陶夭那双与儿子有几分相似的眼睛,眼里蓄满了温柔,她问:“这次打算呆多久?”

陶夭刚要开口要回答,副驾驶的门被推开,走下一道颀长的身影。

安小北见是许久未见的秦战,雀跃地打着招呼:“秦叔叔。”

秦战笑着“嗯”了声,视线在陶夭身上稍作停留,随后看向她旁边的安心:“安姨。”

“我就说这车子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原来是小秦的啊。”

安心很是惊讶,视线在两个年轻人身上来回转了一圈,“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认识的?”

“就今天。”

陶夭先一步开口,把两人在路上偶遇的事简单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啊。”

安心了然,笑着对秦战道谢,“小秦啊,今天谢谢你了。

你是不知道,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容易迷路,还好今天碰到的是你,不然我可要担心死了。”

说完,安心又热心地邀请秦战何方淮两人进屋喝茶:“来来来,一起进屋歇歇,坐会儿喝口茶去。”

方淮刚想说“好”,秦战“嗯哼”一声,随即道:“安姨,您客气了,喝茶就算了,我们还得赶回训练营。”

“训练营离这也不远,回去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的,进屋吃点西瓜喝口茶再回去也不晚。”

安心说着,便要拉着秦战往院子里走去。

秦战抱歉地说:“安姨,这次就不进去了,等会儿还有训练。”

方淮看得瞠目结舌,他们向来刚正不阿的队长,没想到说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的。

什么鬼训练?

明明大队伍今天才抵达,要训练也是明早才开始。

安心一听有训练,这可耽误不得,也不再强求,她道:“行,那你们改天再来,到时给你们多做几道好菜。”

“好。”

秦战笑着点头应允,便重打开车门上车。

“秦叔叔,再见。”

安小北很不舍得秦战这么快就走,但还是依依不舍地向他摆摆手道别。

“再见。”

秦战刚关上车门,回了安小北一声,目光瞥向另一边。

似乎有感应般,陶夭转过头去,与男人的视线撞个正着,几乎是下意识反应,她对他粲然一笑,好似在说——“哼,偷看我,被我抓到了吧。”

下一刻,车子发动声响起,只见一缕尾气随着车子一道扬长而去。

-进了屋,陶夭立马给了安心一个大大的拥抱。

“夭夭……你这……是……安姨,就是想抱抱你,刚才在外面就想这么做了,只是有人在。”

安心的眼里和语里全是温柔:“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喜欢粘人。”

陶夭越发变得像小女孩,撒着娇道:“安姨,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小就黏你。”

“是啊,不知不觉,你都长这么大了。”

安心微微一怔,喉间泛起一股酸涩,像抱小时候的陶夭一样,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轻哄着。

“安姨,真想一辈子这样抱着你,不放手。”

陶夭继续卖乖。

安小北一听,不乐意了,放下手机,一脸担忧道:“姐,你一辈子抱住妈妈的话,难不成想单身一辈子?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岂不是没有姐夫可叫。

呜呜……好伤心……我还想着有一天,你能给我找一个高大帅气的姐夫呢。”

安心瞪了眼“人小鬼大”的儿子一眼:“臭小子,就你话多,做好你小学生该做的事,你姐的事少管。”

“妈,你偏心,你对姐姐那么温柔,对我却这么凶。”

安小北双手抱臂,小嘴一扁,“到底谁才是你亲生的啊。”

一提到“亲生”二字,陶夭的眼底闪过一缕黯然,这也是她心里面不愿揭开的伤疤。

安心察觉到陶夭的情绪变化,“啪”的一声把筷子往桌上用力一拍。

“安小北,你给我听好了,以后不许再提这两个字。”

安心一脸严肃,极其生气,“听到没有。”

安小北吓到了,他头一回见母亲这么生气,哪怕他考试考砸了也没见她这般动怒。

“安姨,我没事,你别怪小北,毕竟他什么也不知道。”

陶夭一边安抚安心,一边给安小北使眼色。

安小北虽然年纪小,但是个心思敏感的小孩,知道这两个字肯定是伤了姐姐的心,虽然他不清楚是为什么。

安小北扯了扯安心的衣角,又拍了拍胸脯保证:“妈,我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说了。”

“嗯,妈妈刚才也不该那么凶你。”

安心揉了揉儿子的小脑袋安慰了一句,又恢复了往日的和颜悦色:“你们姐弟聊会儿,我去厨房给你们弄点吃的。”

安心离开后,安小北重新抱起手机跟人聊天,不知聊什么,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陶夭见状,以为他在玩游戏,一把拿过他的手机:“刚才我跟安姨聊天的时候,就见你一首抱着手机玩,玩什么游戏这么起劲。”

她刚说完,就看到微信对话框里弹出一条消息。

秦叔叔:好看。

小说《你比柚子甜》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