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凤瑶于洛灵讨好病娇反派后,他偏要以下犯上全集免费阅读_《讨好病娇反派后,他偏要以下犯上》全集在线阅读

小说《讨好病娇反派后,他偏要以下犯上》,是作者“清夜月”笔下的一部​穿越重生,文中的主要角色有谢凤瑶于洛灵,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她因为庶女的身份,很小的时候就被嫡母赶到乡下居住但是好在,她认识了师父,师父是南越人,不仅教会了她救人的医术,而且还教会了她杀人的蛊术她凭借着这两种本事,不仅成功讨好了祖母和父亲,而且还修理了之前欺负她的嫡母和其他姐妹她本来以为,她以后的日子定会顺风顺水,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回家后没几日,她就被人害死了她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脑海里多了前世的记忆前世,她之所以能活到最后,除了师父教她的东西...

点击阅读全文

谢凤瑶于洛灵是穿越重生小说《讨好病娇反派后,他偏要以下犯上》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清夜月”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瑶满腔怒火,她对洛雪道:“把他绑了,扔马车后头!既然不想坐马车,就让他跟在后头跑!”“奴婢这就去办!”既然如此冥顽不灵,那就别怪她辣手无情!夏柏聿被洛雪绑住了手腕,麻绳的另一头系在马车后头。洛雪嘻嘻笑了一声,拍拍夏柏聿的肩膀,冲他眨了眨眼睛,“夏侍君,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于是洛雪把驾马车驾出了飞一般的速度,夏柏聿为了免于被......
讨好病娇反派后,他偏要以下犯上


第12章 试读章节



“公主!”洛雪惊呼。

匕首还没来得及碰到谢凤瑶的身体,夏柏聿的手腕一痛,腕间猛地涌起一股酥麻感,他手掌不由得一松,匕首落到了地上。

夏柏聿赶紧去捡匕首,但却慢了一步,洛雪的剑已经横到了他脖颈上。

夏柏聿恨的咬牙切齿,齿缝中蹦出几个字:“七——杀——!原来你也在!”

他这下是彻底相信,谢凤瑶是在设计引他出来了。

谢凤瑶故意训斥七杀,让七杀滚,原来都是演戏给他看的!

但其实,演戏是真,谢凤瑶真的没让七杀跟过来,也是真。

因为她必须确保夏柏聿今晚会对她动手,但她也很清楚 ,有七杀在她身边,夏柏聿就不敢轻易对她下手,所以她必须把七杀留在府内。

只是她没想到,七杀会不听她的话,偷偷跟出来。

谢凤瑶把脑袋探出去,四下打量着,四围静寂无声,偶尔有风声从耳旁掠过。

竟是悄无声息。

谢凤瑶找了大半天,也没看见人,于是不确定的问道:“洛雪,是七杀吗?”

洛雪摇头。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

但是刚才确实有人暗中出手救了公主。会出手救公主,并且武功高到完全让她发现不了气息的人,除了七杀,洛雪也想不到别人了。

“应该是吧。”洛雪道。

听了洛雪这话,谢凤瑶不知怎么,忽地安心了。

这个小笨蛋,还真跟过来了。

谢凤瑶回眸,猝不及防的一巴掌直接朝夏柏聿呼了过去,“狗东西!都说了没骗你!你还敢动手!本宫好心帮你你还敢害本宫!信不信本宫剁了你!”

夏柏聿目瞪口呆。

他知道谢凤瑶刁蛮任性,但是他从没见过谢凤瑶这么骂过人。

“看什么看!再看就让画师把你之前为了勾引本宫,搔首弄姿,卖弄风情的狗样给画下来,贴的满邺下都是!”

夏柏聿又气又怒,脸庞涨的通红。

谢凤瑶满腔怒火,她对洛雪道:“把他绑了,扔马车后头!既然不想坐马车,就让他跟在后头跑!”

“奴婢这就去办!”

既然如此冥顽不灵,那就别怪她辣手无情!

夏柏聿被洛雪绑住了手腕,麻绳的另一头系在马车后头。洛雪嘻嘻笑了一声,拍拍夏柏聿的肩膀,冲他眨了眨眼睛,“夏侍君,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于是洛雪把驾马车驾出了飞一般的速度,夏柏聿为了免于被拖拽的命运,不得张大嘴,疯了似的往前跑。仿佛是一个电力十足的吸尘器,一路不知道吸了多少废气。

等回到公主府的时候,夏柏聿已经跑成了一头废驴。

他倒在地上,累的爬都爬不起来。

谢凤瑶从夏柏聿身上跨过。

“士可杀不可辱!谢凤瑶!你不如杀了我!”

夏柏聿疯狂挣扎,谢凤瑶踹了他一脚,“闭嘴!”然后看向洛雪,“洛雪,把他拖进来。”

“这就来!”

洛雪兴奋的从夏柏聿身上跳过去。

“你——!”夏柏聿目眦欲裂。

夏柏聿好不容易挺起身,结果被洛雪一脚踩到后背,脸贴在地上,像条晒干了的咸鱼,彻底躺平。

洛雪拽住绑着夏柏聿胳膊的麻绳,把他拖了进来。

“公主!人带进来了!”洛雪兴致勃勃道。

谢凤瑶扫了洛雪一眼。

“你怎么这么高兴?”

“啊?有吗?”

算了,还是干正事吧。

谢凤瑶往椅子上一坐,翘着腿,道:“就冲你敢对本宫捅刀子,本宫就应该把你扔到那荒郊野外,被野狼给叼走。”

“公主说的对,就该把你扔到荒郊野外,被野狼叼走!”

“但是天有好生之德……”

神nm的好生之德。

谢凤瑶干咳一声,道:“你说说,你刚才为什么要对本宫下手?”

“你说!为什么要对公主下手!”

谢凤瑶瞪了洛雪一眼,洛雪不好意思的笑了一声,噤声了。

夏柏聿头发乱糟糟的像是炸了的鸡窝,脸上也是一块灰一块白的,他咬牙道:“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七年前,我父亲只是冲撞你的车驾,你就将我父亲打个半死,之后,你更是放火烧了我家,连我的母亲也因此被你杀害!你欠我们家的血债!必要用血来偿!”

“如果不是义父收留我,教我武功,我根本活不到现在!义父不仅是我的父亲,他更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以为我会听你一面之词,就怀疑对我恩重如山的义父?!那你就太小瞧我与义父之间的感情了!”

夏柏聿的一生,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悲剧。

他认贼做父,穷尽一生都在被他义父利用,为他卖命,直到最后他失去利用价值,严高岑毫不留情的把他杀了,并且在杀他前,还告诉了他当年杀他父母的真相。

严高岑曾经在天龙卫任副指挥使,为了上位,他命令他的亲信,也就是夏柏聿的父亲暗中杀害了前指挥使,之后严高岑为了毁尸灭迹,将夏柏聿全家杀了灭口。

没想到的是,那天夏柏聿的父亲正好撞上了谢凤瑶的车驾,被谢凤瑶给打了一顿。于是夏柏聿就误会是谢凤瑶杀了他父母。

后来严高岑将夏柏聿收养,两人以父子相称,但其实在严高岑的心里,夏柏聿只不过是一颗可以利用的棋子。只要棋子失去利用价值,就会被主人毫不犹豫的丢弃。

这些本来应该是夏柏聿快死的时候,严高岑告诉他的。

但是现在,谢凤瑶为了让他知道真相,全都告诉了他。

“真是难为你编了这一套说辞,如果不是义父从小就教我,口说无凭,我怕是就要信了你的话。”夏柏聿讥笑,“我父亲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更清楚,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木匠,根本就不是天龙卫的人,更不是你口中所谓的我义父的亲信。”

谢凤瑶冷笑。

看来夏柏聿真是被严高岑给洗脑的挺厉害的。

谢凤瑶起身走过去,从夏柏聿腰间一扯,把他随身携带的腰牌扯了下来。

谢凤瑶拿起腰牌,道:“你不是说没有证据吗,这就是证据。这样的腰牌,你的父亲也有一个。严高岑杀人有个习惯,他每杀一人,都会取被杀之人身上的一件物件保存下下来作为纪念。他杀了你父亲后,将你父亲的腰牌拿走,并且放在了他书房里,如果你不信,大可以去严高岑的书房去寻。”

“真是越说越可笑了。”夏柏聿笑的越发厉害, “我小时候经常去义父的书房玩耍,义父书房里的东西,基本上被我翻了个遍,如果义父书房里真有什么,我怎么会不知道?”

“公主,要是不会编,可以不编。”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