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救命!我穿成了怀孕的侯门寡妇林依颜暮云(林依颜暮云)完整版_《救命!我穿成了怀孕的侯门寡妇林依颜暮云》免费在线阅读

经典力作《救命!我穿成了怀孕的侯门寡妇林依颜暮云》,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林依颜暮云,由作者“楠珊”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魂穿,大女主成长史,追妻火葬场,早期渣男前夫出没】林依一朝穿越,成为正阳侯颜暮云的继室,却听到正阳候身死的消息。原本是真正有钱,有闲,死夫君的完美开局,可大夫竟然说她怀有身孕!正阳侯的遗腹子,还未出生便是全京都关注的金娃娃,但偏有人看不惯,千方百计陷害林依腹中胎儿。就在林依拼尽全力保护腹中孩子的时候,她却发现正阳侯根本没死,自己只是那个男人推出来的替死鬼,而腹中的孩子更是因为当初他走的急,少赐了一碗避子汤。形如深渊的侯府,扑朔迷离陷害,幕后之人的黑手……林依决定不再顺着男人心意。什么万贯家财,什么显赫地位,都没有她和宝宝重要。林依爽快地带着刚满月的孩子一走了之,“颜暮云,老娘不伺候了!”

点击阅读全文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救命!我穿成了怀孕的侯门寡妇林依颜暮云》,这是“楠珊”写的,人物林依颜暮云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屏风后跪爬出来,对着林依磕头,“老奴一时不察,让钱嬷嬷这个刁妇钻了空子,求夫人开恩,看在老奴平日里尽心竭力的份上,饶老奴一次,日后老奴定为夫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钱嬷嬷刚说为侯府伺候多年,被林依斥驳,蔡嬷嬷可不敢再用同样的借口,她只能戴罪立功,表达忠心。林依话锋一转,“张嬷嬷。”屏风后的张嬷嬷身形一僵,同样以跪爬的姿势来到林依面前。“......

救命!我穿成了怀孕的侯门寡妇林依颜暮云

阅读最新章节


“老奴不知,老奴只说野菜,并非单指某一种。”

“蔡嬷嬷,钱嬷嬷与你说时,可有说是长命菜?”

“没……”蔡嬷嬷傻了眼,钱嬷嬷确实没说,“但苦瓜是钱嬷嬷说的。”

钱嬷嬷歪头狠狠啐了她一口,眼中像是淬了毒的利箭,嘴里也不再称呼老姐姐,“你个恶毒的婆子,枉我对你那么好,你竟然诬赖我。”

蔡嬷嬷也不甘示弱,辩驳道,“我统管侯府采买几十年,从未出过差池,偏你在夫人孕吐,老太君胃口不好时前来与我这些有的没的,若不是你,我岂会想贪功,你还敢说你没有歹心?”

“呸,你自己好大喜功,怎能怨到我头上,可是我让你去买野菜的?买野菜也便罢了,专门买这些害人的菜,谁知是不是你自己生了谋害夫人的心,想要赖到我头上。”

眼瞅着两人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打起来,玉楼抬高声音训斥道,“还有没有规矩,夫人在这儿,谁准你们随意开口!”

林依忽地感觉有哪里不对劲,但一时又想不到究竟是哪儿不对,她杏眼轻眨,目光倏地看向一直跪在原地不插一句嘴的张嬷嬷身上。

“张嬷嬷,你可还有话说?”

张嬷嬷僵了一下,似是不知为何问话又回到了她身上,“回夫人,老奴无话可说。”

这时,点翠从院外进来,林依示意玉楼将人带下去,又命人抬来屏风挡住这一地狼藉。

点翠进了院门,身旁还带着一个身穿粗布衣裳的妇人。

第一次到侯府,那妇人不敢乱看,一路垂头瑟缩着脖子跟着点翠进了院子。

钱邹氏是钱嬷嬷的儿媳妇,见了林依纳头就拜,“民妇见过夫人。”

“起来吧,听钱嬷嬷说你也有了身孕,别跪在地上,赐座。”

林依开门见山道,“听钱嬷嬷说你孕吐是吃了些清淡的野菜止住的,我便想着见见你。钱嬷嬷平日里照料府上花园,很是辛苦,你又与我情况相似,也是有缘。你来的又巧,今儿府上刚好有些新鲜的野菜,让你尝尝府上的做法与你们平日的做法有何不同。”

小丫鬟们鱼贯上了菜,菜色竟与林依的午饭菜色一模一样。

“别拘谨,起筷吧。”

屏风后,钱嬷嬷眼眶欲裂,她想张嘴,却被身旁眼疾手快的家丁掐住了喉咙,玉楼顺势往她口中塞了一块帕子,瞧着她发不出一丝声响,这才作罢。

“多谢夫人。”

钱邹氏看了一眼桌上精致的摆盘和面前细腻光滑的白米,猛地吞咽一口唾沫,可在看清桌上的一盘野菜时,陡然变了脸色。

“啊!”

她扶着桌角,捂着肚子倏地后撤一步。

“长命菜!”

林依的目光淡淡扫过屏风,屏风后,被堵住嘴的钱嬷嬷顿时瘫软在地。

“怎么,不合胃口?”

“回夫人,这菜不能吃!”钱邹氏指着马齿苋道,“民妇曾经因为长命菜小产过一次,您如今跟民妇一般身怀有孕的话,这种菜万万不能碰的。”

“是么,那钱嬷嬷可知道你是因为这种菜失去过一个孩子。”

“知道的……”

钱邹氏的话没说完,家丁拖着钱嬷嬷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婆母?”钱邹氏大惊失色。

点翠上前禀报,“夫人,奴婢奉您之命,让人查了今早集市上所有的菜摊子,是前几日有人在集市上说,如今这个天气正是历年来贵人府上吃野菜的好时候,这才引得小菜贩们挖了不少野菜出来卖,而长命菜是常见的野菜,混在其他野菜中并不显眼。”

林依端起茶杯一声不吭,点翠继续说道,“奴婢已经查明,看似闲聊实则鼓动菜贩们挖野菜的正是钱嬷嬷。”

钱嬷嬷双腿颤抖,她没想到林依会用钱邹氏逼迫她,林依比她想的还要聪明许多,是她们大意了。

蔡嬷嬷从屏风后跪爬出来,对着林依磕头,“老奴一时不察,让钱嬷嬷这个刁妇钻了空子,求夫人开恩,看在老奴平日里尽心竭力的份上,饶老奴一次,日后老奴定为夫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钱嬷嬷刚说为侯府伺候多年,被林依斥驳,蔡嬷嬷可不敢再用同样的借口,她只能戴罪立功,表达忠心。

林依话锋一转,“张嬷嬷。”

屏风后的张嬷嬷身形一僵,同样以跪爬的姿势来到林依面前。

“那绿色的荷叶糕可是你教厨娘做的?”

“是。”

林依蓦地将手中茶杯掷在地上,茶杯碎片四处崩散。

“张嬷嬷好手段,我还当你真的不知长命草可致小产,如今看来,张嬷嬷不仅知道,还生怕本夫人腹中孩子安好,反而故意要添一把火。”

张嬷嬷垂头不语,在其他人看来,已是默认。

“来人,将钱嬷嬷和张嬷嬷拉出去,杖责二十,移交官府!”

蔡嬷嬷一听林依并未处置自己,心中燃起一丝希望,不顾膝盖鲜血在地上拖行时留下的一抹鲜红印记,扑上前去抱住林依的绣花鞋,声泪俱下,“求夫人饶老奴一命,求夫人开恩呐。”

玉楼点翠上前将蔡嬷嬷拉开,林依冷眼看着她。

“虽不是你的大错,但本夫人若是饶了你,放眼日后,还能指望哪个下人尽心尽力的伺候?届时纵使有人犯了错,爬到本夫人面前哭一哭,求得本夫人心软,本夫人便还要继续重用,那本夫人和侯爷的遗腹子还焉有命在?”

话毕,林依大手一挥,“蔡嬷嬷好大喜功,不顾本夫人和侯爷的骨血安危,听信他人之言,险些害得本夫人一尸两命,杖责二十,撵出府去!”

张嬷嬷被带走时,林依站在正厅中央,朗声道,“我知你原先是厨娘,可利用菜害人,你玷污了身为厨娘的身份,不配做菜。”

张嬷嬷咬了咬下唇,一声不吭地被家丁推搡着出了门。

“点翠,告诉他们下手注意分寸,进官府前一定要让那两人都活着。”

冬绿一事,林依急着在侯府立威,将人当场杖杀,线索就此中断。

这次她要留着这两人,看看究竟是谁三番两次对她下手!

东院的事闹得沸沸扬扬,老太君得知后,心口一阵悸动,刚站起来又跌回椅子上。

颜暮云没死,老太君心中的惦念少了大半,但毕竟林依腹中的孩子是颜暮云的骨血,岂能由的这帮小人下手!

“反了,反了!”

吴嬷嬷帮老太君顺气,“您消消火,好在夫人无事。”

“她们怎么敢,怎么敢!”褐色的拐杖狠狠在地上戳了戳,老太君咬牙切齿,怒火攻心,眼前一阵阵发黑。

“冬绿一事还未查出幕后主使,如今几个狗胆包天的嬷嬷又敢下手暗害!她们是看我年迈,府中无人做主了!林依做的对,直接杖杀太过便宜她们,让曹管家去官府,告诉府尹苏大人,无论什么刑罚,别让那两个人死了,务必撬开她们的嘴,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这般容不下云儿的骨肉!”

“是。”

小说《救命!我穿成了怀孕的侯门寡妇林依颜暮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