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契约老公竟然假戏真做全本(傅穹沈宁)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新婚夜,契约老公竟然假戏真做全本)全章节在线阅读

无删减版本的现代言情《新婚夜,契约老公竟然假戏真做全本》,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灼白,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傅穹沈宁。简要概述:薛承将切好的牛排换给沈宁,漫不经心地问道:“你和他,怎么认识的啊?”沈宁早就对这个问题的回答烂熟于心了,“公司啊…你不知道办公室最容易产生恋情了吗?”“但……我的意思是你们其实并不像是在互相吸引的人群,你们是两类人”薛承继续试探道,“何况他身份如此不同”沈宁若有所思地看向薛承:“可能是命运吧,命运总是把两个毫不相干的人推到一起,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有时候你以为会有未来,其实没有”薛承轻笑一...

点击阅读全文

热门网络作者“灼白”的新书《新婚夜,契约老公竟然假戏真做全本》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都走一半了沈宁才回过神来,抖了抖肩膀甩开他的手:“别跟我套近乎,我还没问你呢,为什么退我的房子啊?”“房子啊…反正你也可以住这里不是吗?那里不住还要交租金,多浪费钱…”傅穹摸了摸鼻子,解释的声音并不像往常一样冷静。毕竟,这是张泽想出来的。虽然他不知道有没有用……但张泽拍了胸脯保证住在一个屋檐下是拉近... 新婚夜,契约老公竟然假戏真做全本

第25章 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其实沈宁连傅老爷子长什么都没看太清……

等她和傅穹一起把爷爷送上车之后,她还沉浸在突然见了家长的惊慌中。

不过爷爷要比奶奶温柔多了…至少没有那么明显的讨厌。

“进去吧,外头凉。”傅穹揽着沈宁的肩膀往回走。

都走一半了沈宁才回过神来,抖了抖肩膀甩开他的手:

“别跟我套近乎,我还没问你呢,为什么退我的房子啊?”

“房子啊…反正你也可以住这里不是吗?那里不住还要交租金,多浪费钱…”

傅穹摸了摸鼻子,解释的声音并不像往常一样冷静。

毕竟,这是张泽想出来的。

虽然他不知道有没有用……

但张泽拍了胸脯保证住在一个屋檐下是拉近双方关系的最好方式,他也只好信张泽一次了。

“放屁,你都没要剩下的租金!你知道我还有多少钱押在那吗?好几千呢!”沈宁光想到六千块押金就心痛。

管家老张在门口为他们准备鞋子,正好听到了这一句,吓得抖了一下。

这这这…夫人这是说什么呢?竟然敢说先生的话“放屁”?

他没听错吧?

想到这,老张又趁他们换鞋的时候偷偷看了一眼傅穹,先生这是…

心虚认错的表情吗?!

“那退都退了,还能怎么办……再说,住在泠轩委屈你了吗?”傅穹跟在沈宁上楼,心里还有点委屈。

“反正…”沈宁等傅穹走到她下面那一层台阶时才控制住音量小声道:

“别以为咱们签了合同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大不了一拍两散!”

说完她发现老张还在客厅里好奇地看着他们,转身跑上了楼。

傅穹也赶紧追上去,在沈宁关上房门前推住了门不让她关上。

“傅先生还有什么指示吗?”沈宁没好气地问道。

傅穹把手插进裤兜:

“爷爷让我们下周五回去吃饭。”

“……”沈宁立刻就撅起了嘴巴,“我就知道,刚刚我就觉得不对劲了!”

“嗯,没其他事了。”

傅穹其实挺想和她聊聊天的,但是看她的样子好像是想休息了……

他一时也想不出别的什么话题,只好转身朝对面回自己的主卧去。

“等一下!”沈宁本要关门,但又想起了什么,喊住了他。

傅穹回头,“嗯?”

“拜托你出去跟人幽会也注意点,那么容易被拍,被利用了还不知道,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害我在公司被大家议论,说我这个傅太太留不住傅总的心,我很没面子的诶!”

说完,沈宁砰得关上了门。

嗯?很没面子…

那是什么意思啊?

傅穹对于这些他分辨不出来的情绪一律归入她是在意他的分类当中。

那就当是…他们的关系有进步了吧?

……

沈宁早上一般都是不吃早饭就出门的,到了公司楼下再买。

这样的话就可以多省出十分钟预留给收拾东西以及打车打不到的情况。

不过今天她一下楼,傅穹就从沙发上站起来。

他看着手表的表情有些不耐烦,“你可真慢啊。”

“你在等我?”沈宁前后左右看了看,老张也不在,这里确实只有他们两个人。

傅穹整了整自己因为坐下而有些褶皱的西装,“快走吧,财叔已经在门口了。”

“你的意思是让财叔送我去公司吗?”沈宁受宠若惊,她走下楼梯:

“不用了,我自己已经打了车了,司机…还两千米就过来了…你先去吧…”

沈宁手里的手机还亮着,她朝傅穹晃了晃,证明自己真的打了车。

傅穹的眉间闪过一丝不悦。

他拿过沈宁的手机,在那个界面上看了几秒钟。

然后点击了取消订单四个字,再摁下确认,跳转到了订单取消成功的界面。

傅穹面无表情地把手机还回去:

“好了,走吧。”

“……”沈宁看见他点了两下,等拿回来才看见上面的提示,“谢谢傅总…还想着替我省钱。”

傅穹以为她会骂他,没想到听到的是这么一句话,所以他问道:

“反正有车,为什么要分开坐?和我一起去公司…很丢人吗?”

“呃……”沈宁发现好像也不丢人。

……

沈宁来到车前,自顾自坐到后面,傅穹隔着车子看了她一眼,才跟着坐了进去。

“我仔细想过了,你昨天说的也对,所以以后,我要是出门的话你就都和我一起,这样的话他们就只能拍到傅穹和他老婆甜蜜出游了。”

傅穹忽然出声,一本正经地解释了一下。

安静的车子里,突然变得更安静了。

沈宁不知道该怎么接,只好跟前面的财叔搭话:

“财叔啊,有没有音乐啊?好像有点无聊听听音乐比较好。”

财叔看了一眼后视镜,接收到了傅穹威胁的目光,立刻回答:

“夫人,没有,什么都没有。”

“哦……”沈宁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财叔是不敢开,也只好作罢。

傅穹又继续说道:

“那你今天下班,也等我一起吧。”

“下班就不用了吧?我有可能…跟同事一起吃饭的。”沈宁并不想早晚都跟傅穹一块,压力很大。

“不能带我一起吗?”傅穹看着窗外道。

沈宁悄悄歪头瞥了一眼,看不到他的表情,却不知道为什么解读出了一种可怜巴巴的情绪。

是她过度解读了吧?!

联想起他的身世,就会觉得他惨兮兮的。

只有一个人,也没人爱,也不能表现出脆弱的样子。

“主要是…别人都不带家属…我总不好带吧…”沈宁为难地解释道。

傅穹转过来看她,垂下的睫毛遮住了眼睛里的光:

“那…可以带家属的时候你再带我吧?”

家属?好耶!

沈宁呆呆地看着他。

今天傅穹的头发没有用摩丝打理上去,吹成了侧分。

右侧垂落的发丝是软软的,黑中透着一些灰。

他睁眼的时候那发丝就在他的眼皮上和睫毛纠缠。

这打扮削去了他往日的成熟和桀骜,让他看起来有一些稚嫩的可爱。

“你快三十岁了吧?”沈宁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二十八。”傅穹纠正道。

“已经是老男人了。”沈宁闻言立马给他下了定论:

“不过你今天看起来,格外可爱。”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