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批总裁送妻坐牢后追悔莫及(温言沈寂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疯批总裁送妻坐牢后追悔莫及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疯批总裁送妻坐牢后追悔莫及)

经典热门小说《疯批总裁送妻坐牢后追悔莫及》是大神级网文作者“温言”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帝师府内,安静无声。温言推门而入,试图找到些蛛丝马迹。突然,一双大手抓住了她的肩膀,把她按到了柜子上。“温言?你来做什么?”沈寂泽身上冒着水汽,好像刚沐浴结束,只披着件里衣,抬眼就能看到胸膛...

点击阅读全文

现代言情小说《疯批总裁送妻坐牢后追悔莫及》是作者““温言”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温言沈寂泽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帝师府内,安静无声。温言推门而入,试图找到些蛛丝马迹。突然,一双大手抓住了她的肩膀,把她按到了柜子上。“温言?你来做什么?”沈寂泽身上冒着水汽,好像刚沐浴结束,只披着件里衣,抬眼就能看到胸膛... 疯批总裁送妻坐牢后追悔莫及

第6章 在线阅读

此话一出,温言心里咯噔一下,脸色煞白。

温君仪瞧见她的异样,肯定道:“绰玉,你是不是见过?!”

“我……”温言垂下眸掩住情绪,“我不太确定有没有看错……能把这个借我几天,让我想一想吗?”

温君仪沉默了一会儿,最终点头同意了。

温言拿过鸾鸟金饰,紧攥在手,锋利的棱角咯得掌心生疼。

等温君仪和温母各自回房后,她转身直接往府外出去。

帝师府内,安静无声。

温言推门而入,试图找到些蛛丝马迹。

突然,一双大手抓住了她的肩膀,把她按到了柜子上。

“温言?你来做什么?”

沈寂泽身上冒着水汽,好像刚沐浴结束,只披着件里衣,抬眼就能看到胸膛。

见到此景,温言瞬间红了脸,不敢看他:“我有事想问你……”

闻言,沈寂泽松开双手,转身理了理衣衫:“说。”

男人离去,身上的燥热也随之消散。

温言想起此行目的,试探问:“温家军抓到了敌国奸细。”

沈寂泽毫无慌张之色:“此人可有鸾鸟金饰?”

温言没想到他居然就这么说出了这个重要信息:“你知道鸾鸟金饰?”

“我自然知道。”沈寂泽冷笑一声,“我曾将鸾鸟金饰给你兄长,提醒他小心,说不定这些奸细已藏入军中。”

他的解释,让温言一直紧绷的心弦终于松了。

是自己错想了,沈寂泽身为帝师,怎么可能会是敌国奸细!

出神之际,沈寂泽却突然叫了她一声:“温言!”

温言一颤,下意识看向他,就听他问:“你说有事要问,却说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情报,是想从我这里套出什么?你在怀疑什么?!”

沈寂泽黑瞳深沉冰冷,激得她汗毛竖立。

“我……”温言慌了丽嘉神,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沈寂泽眼神微沉,话里满是告诫:“不该你管的事情最好别碰,免得害了温家。”

“事关温家,何来该不该?!”温言反问着,盯着他的眼一字字道,“如果我什么都不做,才愧为温家儿郎!”

说完,甩开他的手,径自离去。

天色黑寂,除却蛙鸣蝉声,只剩风吹过荒草的簌响。

温言坐在温离萧的墓前,头轻靠着墓碑,就像小时候靠在他肩头一般。

“哥,我救不了你,留不住沈寂泽,也保不住三叔……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

没人回答。

那股静寂逼得温言鼻间酸涩:“哥,有时候我就在想,死的人是我该多好?”

若你在,嫂子和侄儿便还有一个完整的家。

若你在,三叔便不会被迫重回战场。

若你在,温家便还是南国不可撼动的功臣府!

温言越想,眼眶越滚烫。

她闭上眼将泪藏进眼底,只有那声低语透露出脆弱:“哥,我想你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车轮碾压石子的声音跃入耳朵。

温言睁眼看去,就见三叔温君仪坐着轮椅行来。

“三叔?您怎么来了?”

“睡不着,过来看看离萧。”温君仪视线划过温言泛红的眼尾,叹了口气,“今日早朝之事我都听说了,君命不可违,你也看开些,别为难自己。”

温言垂眸不语,半晌才开口:“三叔,我想和您一起出征!”温君仪微微皱眉:“你胡说什么?你走了,温家怎么办?”

“离萧的孩子还小,你祖母年纪也大了。三叔虽然不想你那么累,但你身为家中嫡女,如今离萧不在了,温家的重担还是要靠你撑起来。”

道理温言都知道,可是想到寺里解的那支签,她心中惴惴难安。

温君仪见她不语,叹了口气:“绰玉,三叔这条命本就是捡来的,如今我放心不下的就只有家里。若你在,我在战场上也能安心些,你明白吗?”

话说到这儿,温言再不愿,也只能压下跟他一起出征的念头。

“我会守好温家。我只希望您和父亲平安归来……”

闻言,温君仪却没有回话,浓浓的情绪藏于眼中。

最终他只是拍了拍她的手臂:“我们回去吧。”

温言点了点头,离开前,她回头看了眼兄长的墓,随后才推着三叔,回了府。

五日后,温君仪出征。

温言站在城门上目送他离去,心中好似落空一块。

她回头看向母亲:“娘,若我是男子该多好?”

温母轻轻抱住了她:“男女都一样,都是温家的好儿郎。”

温言紧紧的回抱住母亲,好似在寒冬里找到温暖。

送离温君仪后,母女两个在街上走了走才回府。

可刚到门口,就见将军府的大门前围了不少人。

“怎么回事?”温言挤进人群询问。

周围人看见她,却纷纷后退。

茫然间,就听有人高声大喊:“就是她!自她出生,温家将军不断战死,南国动荡不安!”

“她就是个灾星!”

温言整个人都傻了,还没等回过神,一个烂菜叶砸到身上。

紧接着,各种东西从四面八方一起砸了过来——

温言将母亲护在身后,连连后退躲避。

耳边响彻着百姓的高喊:“让她去死!换南国太平!”

“没错!赐死!”

“赐死!”

温言震惊地看着他们,甚至忘了躲避。

脏污丢了她一身,好不狼狈。

“住手!”

一道冷叱响起,压过了所有嘈杂声。

很快,无数身着铠甲的御林军跑过来,将百姓挡在人墙外,护住了温家母女。

温言抬头望去,就见沈寂泽一身白衣走来。

他一步步走上前,冷眼扫过人群:“当街辱骂朝廷官员,你们是要造反吗?”

百姓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开口。

突然一个小孩儿的声音响起:“我娘说她是灾星!害我爹爹打仗回不了家!”

“没错,都是她的错。”

“我们只是替天行道,除灾星!”

人群再次躁动起来,他们一股脑的冲上来,却被士兵拦住。

温言看着这幕,突然心生无力,有些谣言的兴起只需要一副唇舌,澄清却难如登天。

就像他们喊她灾星,在兄长马革裹尸之际污蔑他通敌叛国……

这一刻,她不免自问:这便是他们温家人用命守护,换来的结局吗?真的值得吗?!

一旁,沈寂泽将她眼里的疑惑与茫然看得一清二楚。

他没说话,只是喝令御林军将闹事的百姓驱逐,然后将温家母女送进了将军府。

府门开了又关,也将外面的喊骂声清空。

温言将母亲送回房,再出来时,就看到沈寂泽还站在堂中。

她脚步顿了顿,复走上前:“方才之事,多谢帝师。”

沈寂泽眸色冷淡:“温君仪刚走你就又生事端,是觉得温家太安宁了吗?”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