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天晴程诺沈蔚蓝(今天天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程诺沈蔚蓝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程诺沈蔚蓝)

热门网络作者“程诺”的新书《今天天晴》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他清隽如画的脸上,依稀也还能看到一些淤青。“不是说要去加班?”程诺本就是骗她的,他只是不想让她看到自己这个样子而已。“临时又和同事换了班。”“是么?”沈蔚蓝显然是不相信的:“身上这些伤哪里来的?和别人打架了?”程诺不想回答她这个问题:“你吃饭了么?没吃的话我帮你叫外卖,我的手现在不方便下厨……”“别...

点击阅读全文

现代言情小说《今天天晴》是由作者“程诺”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程诺沈蔚蓝,其中内容精彩片段:他清隽如画的脸上,依稀也还能看到一些淤青。“不是说要去加班?”程诺本就是骗她的,他只是不想让她看到自己这个样子而已。“临时又和同事换了班。”“是么?”沈蔚蓝显然是不相信的:“身上这些伤哪里来的?和别人打架了?”程诺不想回答她这个问题:“你吃饭了么?没吃的话我帮你叫外卖,我的手现在不方便下厨……”“别... 今天天晴

第2章 在线阅读

沈蔚蓝是有程诺公寓的密码的,她到了后,直接按了密码开门。

屋里确实没人,难道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就是去加班了?

这房子和她上次走的时候一样,除了她的一些东西外,再没有其他的女性用品了。

想到自己的行为,沈蔚蓝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对于自己的正牌未婚夫,她倒是可以眼睁睁地看着他身边的女人一个接一个的换,而程诺呢,连男朋友都算不上,顶多就是她一个情人,炮.友而已,她下了班就怒气冲冲地赶过来,一副要去抓.奸在床的样子,是为那般?

正当她又打算离开的时候,大门再一次被人打开。

程诺走了进来,他看到出现在这里的沈蔚蓝,先是愣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沈蔚蓝自然一眼就看到了他右手臂上缠着的绷带,她走了过去,眯着眼在打量。

他清隽如画的脸上,依稀也还能看到一些淤青。

“不是说要去加班?”

程诺本就是骗她的,他只是不想让她看到自己这个样子而已。

“临时又和同事换了班。”

“是么?”沈蔚蓝显然是不相信的:“身上这些伤哪里来的?和别人打架了?”

程诺不想回答她这个问题:“你吃饭了么?没吃的话我帮你叫外卖,我的手现在不方便下厨……”

“别转移话题。”沈蔚蓝抱臂在审视他:“这些伤看起来也不是新伤,所以你是前些天就和别人打架了?”

前些天……

他和顾云熙分手,顾云熙闹得确实厉害,后来孟静为了让她能够走出来,陪她出国去散心了。

沈蔚蓝猜出来了:“顾御礼打的你?”

程诺叹了叹气,她太聪明,很多事情她只要想一下就知道怎么回事,所以根本就瞒不住她。

他不说话,沈蔚蓝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她声音高了几分,眼神也瞬间变得凌厉起来:“所以真的是顾御礼打的?”

“嗯。”

沈蔚蓝拧起了眉:“他好大的胆子,我的男人他都敢动!”

程诺被她这一句话逗得轻笑出声,此时此刻心里又柔软得一塌糊涂。

他将她抱进怀里,手臂受伤,动作有些笨拙,他只能用没受伤的左手去抱她。

听到他笑,沈蔚蓝很不满:“你笑什么?”

程诺摇了摇头,他只是在听到她说出“我的男人”这四个字的时候,很开心而已。

“他打了你哪里?身上还有没有受伤?”沈蔚蓝说着就要去脱他身上的衣服来查看。

程诺拉住了她:“没有,都是些皮外伤。”

沈蔚蓝太了解顾御礼那个人了,既然动手了,没将人打得半死,他怎么可能会收手?

程诺这次受伤不严重,只有一个可能:“顾云熙也在?”

“没有,她只是打了个电话过来。”程诺捏了捏她的脸:“要不要吃东西?”

沈蔚蓝拉下他的手,瞪了他一眼:“又转移话题!”

谢ᵚᵚʸ宴辞无奈地笑了笑。

沈蔚蓝纤长的指尖轻抚着他打着绷带的右手臂:“疼么?”

程诺:“不疼。”

沈蔚蓝忽然踮起脚尖,仰头亲了亲他:“这个仇,我会为你报的。”

以后不准进厨房

“好。”程诺不想辜负她的好意,便也低下头回吻了她。

沈蔚蓝推开了他,往厨房走去,打开冰箱,从里面取出食材:“谢医生为我做了那么多次饭,今天就由我来下厨。”

程诺不相信她的厨艺,按住她蠢蠢欲动的手:“算了,还是叫外卖吧。”

沈蔚蓝瞪了他一眼:“程诺,你不相信我?”

程诺无奈:“你下过厨房了么?”

沈蔚蓝很老实地摇头:“没有。”他还想要说什么,她已经出声制止:“我可以学,你先去洗澡,出来就可以吃了。”

程诺不愿意进去,他想待在这里看着她,起码还可以指导一下她。

但沈蔚蓝很强势,指着浴室的方向:“不准看着我,进去洗澡。”

她都这么说了,程诺只能先去洗澡,他觉得,或许她在厨艺这方面,天赋异禀,无师自通呢?

可现实真的是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

等他从浴室出来,便听到“砰-”的一声巨响,他心一慌,连忙跑了出去。

只见厨房一片狼藉,而沈蔚蓝就站在这片狼藉中,一脸呆滞的看着被她摔在地上已经碎了的瓷锅,锅里还有面条。

程诺忙上前,拿下她的双手查看:“没事吧。”

他以为她是被烫到了,所以才扔下的,还好不是。

程诺松了一口气。

沈蔚蓝有些沮丧地看着地上的食物:“我好不容易才煮好的面条……”

看厨房这战况,就知道她能把这锅面条煮好,确实是不容易的,他刚想安慰她两句,又发现她指尖还是有一道小口子,估计是切菜的时候弄到的,还好伤口并不大,也没流什么血。

将她拉出了厨房,程诺拿出手机点外卖:“以后不准进厨房。”

沈蔚蓝看着他:“我以前觉得只要我想去做,就什么都能做好,但现在知道了,原来我不适合下厨房。”

看他又找来了创可贴贴在她指尖的伤口上,她故意道:“之前没感觉,现在才觉得好痛啊。”

程诺怔了怔,随即竟低下头,主动地亲了亲她的伤口。

一阵电流从沈蔚蓝的心脏处流淌过,她直接拉着他的衣领,吻上了他的嘴唇:“程诺,看来你真的很爱我。”

程诺没否认,她笑得越发的得意。

沈蔚蓝眼尾撩起一潭春水,慢慢地坐上了他的大腿处,与他面对面:“谢医生,你手不方便,我帮你脱衣服啊。”

程诺按住她的手:“还要不要吃饭了?”

沈蔚蓝吻着他的喉结,声音又软又绵:“等会再吃。”

程诺哪里承受得了她这样的话,仰着头去与她深吻。

两人开始了缠绵。

中途,程诺的电话响了好几次,显示是陌生号码,而门铃也被人按了几次。

但沉浸在情.欲中的两人,谁都没有去管这些。

往常每次结束,沈蔚蓝总要程诺抱着去浴室洗个澡的,但是这次他手受伤了,沈蔚蓝只能自己去。

她每次事后都特别的娇气,一点也不想动。

为此,她在心里又给顾御礼记上了一笔:“都怪顾御礼。”

她就是这么睚眦必报的人。

程诺无奈的换好衣服后,去门口拿外卖。

你怎么这么糊涂

考虑到程诺的手受伤了,做什么都不太方便,沈蔚蓝连续几天晚上结束了应酬,都睡在他那里。

也是因为裴庭安这段时间不在国内,所以她放肆了些。

这天晚上,在顾家吃完饭后,又和顾凌远在书房谈了许久的公事,看没什么事了,沈蔚蓝又打算离开,方素心却叫住了她:“乔乔,你很久都没在家里住过了,时间不早了,今天住在家里吧。”

“不了,妈,我还是回去睡吧。”

方素心柔声道:“妈妈想和你一起睡,我们母女俩好久都没在一起聊天了,你从小就这样,有什么事情都喜欢自己扛的。”

哪怕她都这么说,沈蔚蓝却还是拒绝:“妈,我今天有事,改天吧。”

方素心喊道:“这么晚了,你还能有什么事?”

可是她还是没能将沈蔚蓝留住,看她开了车离去,方素心立刻将顾博朗交给保姆照顾,她也开了一辆车出去。

这辆车是她借来的,不是顾家的车。

她一直紧紧地跟着沈蔚蓝的车,直到看到她将车停在了路边,又下车拦了一辆计程车。

方素心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计程车一开动,她马上跟上。

在路口等红灯的时候,她接到了沈蔚蓝的电话。

“妈,你跟踪我。”

“……”方素心:“乔乔……”

“你以为换了一辆车我就不能发现你跟踪我了?”

方素心的声音也冷了一些:“乔乔,你要是心里没鬼,你为什么换坐计程车?”

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沈蔚蓝让司机在路边停了车,上了方素心的车。

沈蔚蓝打量了一下这车,语气讥讽:“妈,你为了跟踪我,还真的是煞费苦心。”

跟踪女儿这件事始终不太光彩,方素心脸上的笑容僵了僵:“还不是怕你发现。”她说着,叹了叹气:“结果还是被你发现了。”

沈蔚蓝白了她一眼:“妈,你女儿我,不是白痴。”

方素心当然知道自己这女儿很聪明,可有时候聪明过了头,却很容易会被聪明误。

就像是现在,她觉得自己能瞒得过众人,可是在视频聊天中,还不是被她发现了端倪?

“乔乔,那天晚上你和朗朗视频的时候,我在你那看见了个男人的背影,裴庭安出差不在国内,所以那个男人是谁?”

原来问题出在这。

沈蔚蓝想,自己那天晚上确实是大意了,往常只要程诺在,她从不会和别人视频的,但因为是顾博朗,她又将镜头故意转移开,所以当时没有想那么多。

却没想到自己还是让程诺的背影不小心入了镜。

“是周西川?”

沈蔚蓝摇头:“不是。”

方素心还想问到底是谁,沈蔚蓝制止了她:“妈,你别管是谁,这件事情要是被裴庭安或者孟姨顾御礼他们知道的话,你知道后果有多严重,所以该怎么做,你应该很清楚吧?”

方素心被气红了眼:“乔乔!你怎么这么糊涂!”

沈蔚蓝满不在乎地道:“凭什么裴庭安能左拥右抱,我就不能在外面找个男人?”

从头到尾,都是我在强迫他

“这件事情要是传开了,先不说裴庭安会怎么对你,就怕顾家你也是再也待不下去了。”方素心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为了这个男人,你甘心赔上自己的一切么?”

沈蔚蓝摇头笑道:“不甘心。”

方素心怒道:“那你还怎么做!”

沈蔚蓝打开车窗,让外面的凉风吹进来:“妈你生我养我,我的性格你还不知道么?我从小就喜欢刺激,我很享受这种在悬崖边上行走的感觉。”

方素心咬牙切齿:“你这么做,迟早要从悬崖上摔下来。”

沈蔚蓝抱住她的手臂,笑道:“我相信到那个时候,妈妈你会拉我一把的。”

“我不拉,让你摔死算了!”方素心越想越生气:“我还说顾云熙傻呢,为了程诺那个一无所有的男人要生要死的,没想到你更是个不省心的,明明一切都已经拽在手掌心了,你偏偏还贪心地想要更多,小心你最后弄得一身伤。”

沈蔚蓝看向车窗外,笑容很淡:“我确实挺贪心的。”什么都想要。

因沈蔚蓝说了今晚会过去,但是这么晚了却还没到,程诺便给她打去了电话。

手机响起的时候,沈蔚蓝正对着窗外在深思,被铃声弄得晃过神的时候,却看到方素心正从拿着她随意放在大腿上的手机。

“程诺”三个字明晃晃地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沈蔚蓝忙抓住她的手,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回来。

方素心在怔愣过后,忽然反应过来:“这么晚了,程诺怎么会给你打电话?”

沈蔚蓝张口就来:“也许他想问问我,顾云熙的情况。”

“问你她的情况?需要这么晚打来电话?他有何居心?”

沈蔚蓝没想到那么多巧合会刚好让方素心撞见,也是因为她与顾博朗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所以她在面对他们的时候,往往会将外面那带刺的盔甲卸下。

就比如,那天要是别人给她发来视频,她哪怕会接,也会回到房里去接,还有今天,在方素心面前,她是轻松自在的,卸下心防的,才会让她拿到自己的手机。

女人的直觉可真是可怕。

方素心此时此刻又联想到了那条手环,她听顾凌远说过这件事,那手环上有个“C”的字母,顾凌远认为那是周西川的名字,还叫她也要看着点沈蔚蓝。

现在她明白了,手环上的那个“C”字母,代表的是程诺!!

还有,程诺为何要和顾云熙分手?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