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喻柠陆淙(陆淙简喻柠)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陆淙简喻柠)简喻柠陆淙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简喻柠陆淙)

如果你喜欢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陆淙”的一本书《简喻柠陆淙》。讲述了​”长辈的心意,简喻柠自然是无法拒绝,端起来好好地喝了一口。对面的沈寻却眸光黯淡。喝了汤,发现沈寻和沈骆还没动筷,简喻柠疑问:“不是你们说饿了要吃饭,怎么不动?”沈骆在内心腹诽:早知道这顿饭是陆淙坐庄,他宁可饿死也不来。可想是这样想,鲜嫩滑香的鱼肉放入口中的时候,沈骆还是免不了感叹…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简喻柠陆淙》,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陆淙简喻柠,由大神作者“陆淙”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长辈的心意,简喻柠自然是无法拒绝,端起来好好地喝了一口。对面的沈寻却眸光黯淡。喝了汤,发现沈寻和沈骆还没动筷,简喻柠疑问:“不是你们说饿了要吃饭,怎么不动?”沈骆在内心腹诽:早知道这顿饭是陆淙坐庄,他宁可饿死也不来。可想是这样想,鲜嫩滑香的鱼肉放入口中的时候,沈骆还是免不了感叹…
简喻柠陆淙

第3章 在线阅读

简喻柠点点头应了声,没再说什么。

四个人围在一张餐桌上坐好,面面相觑,谁也没有先动筷子。

沈骆情绪复杂地看着陆淙,总觉得这顿饭吃下去了,以后就不好骂他了,毕竟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陆淙无视掉他的目光,伸手盛了碗鱼汤放在简喻柠手边,抢在她开口之前说:“你伯母特意叮嘱我让你喝些汤,对皮肤好的。”

长辈的心意,简喻柠自然是无法拒绝,端起来好好地喝了一口。

对面的沈寻却眸光黯淡。

喝了汤,发现沈寻和沈骆还没动筷,简喻柠疑问:“不是你们说饿了要吃饭,怎么不动?”

沈骆在内心腹诽:早知道这顿饭是陆淙坐庄,他宁可饿死也不来。

可想是这样想,鲜嫩滑香的鱼肉放入口中的时候,沈骆还是免不了感叹。

这黄唇鱼配上大厨手艺,根本就抵挡不住。

最后,沈骆吃了三碗饭,把自己的胃都给撑满了才肯停下。

陆淙露出点淡淡笑:“沈摄影师要是喜欢,下次也可以吃多点。”

沈骆一怔。

什么意思?他还想来?那可不行!

抹抹嘴,沈骆义正言辞地撒谎:“也就一般般,吃一回就够了。”

陆淙搁下碗筷:“以后我会常来。”

第三十二章

“你!”

沈骆语噎,想要质问他怎么还敢出现在简喻柠的面前,却瞥见沈寻的目光,顿时从嘴边咽了回去。

他如鲠在喉,恨不得把刚才吃的那些东西全吐出来。

一条鱼就想收买谁?

沈骆撇撇嘴,冷哼一声:“你以为这里是你家,你想来就来?”

陆淙顿了顿,垂下乌黑眼睫,没有再说话。

见他这样,沈骆觉得自己占了上风,还要再开口说些什么。

沈寻却看他一眼,语气带着点些警告:“小骆。”

接收到哥哥的警告,沈骆明白这是要赶他走的意思,不然他口无遮拦很容易说出点什么。

他站起身,有些不情不愿:“柠柠姐,我还有工作,就先走了。”

简喻柠点头,挥了挥手和他说再见。

沈骆离开,客厅中顿时安静了不少。

沈寻喝了口水,对陆淙礼貌一笑:“我弟弟岁数还小不懂事,顾先生别介意。”

“他说的都是实话,我能有什么介意的。”陆淙处变不惊,低着头说道。

简喻柠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咬了咬筷子。

吃完的时候,陆淙的手机响了。

他走到阳台去接,回来时说:“我也有点事要处理,这饭盒你不用收拾,我等下喊人来取。”

简喻柠却拦住他:“你先等等,我把剩下的鱼留下来然后给你,以后……就不要让伯母多惦记我了,我一个人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话里拒绝的意思很明显,是在说让他以后不要来。

陆淙听得明白,他无声攥紧手指,喉咙疼得像是干咽下一块石头。

可再疼,还是只能应下。

“……好。”

简喻柠将鱼放进空盘子,然后将红木饭盒递给陆淙:“今天谢谢你跑一趟。”

陆淙扯了扯有些僵硬的嘴角,那抹笑容怎么看都苦涩:“应该的。”

不过就是跑一趟,能见她一面,跑再远也不觉得辛苦。

话落,陆淙深深地看了眼简喻柠,才推门离开。

拎着空荡荡的饭盒,他失魂落魄地走下楼,打开车门,副驾驶上赫然一个红色礼盒。

陆淙稍顿,放下红木饭盒再拿起礼盒,转身再次上楼。

他特地买的礼物,竟忘记了给她。

从电梯出来,却见简喻柠家的门没有关。

是他刚才没关上?

陆淙没多想,走近抬起手,正要敲门的时候,屋里却突然飘出沈寻的声音

“柠柠,你打算这样演到什么时候,你要一直瞒着陆淙吗?”

陆淙浑身一僵,手臂在半空中像是被冻住,落不下。

演?瞒着?什么意思?

还没想出个头绪,紧接着屋里就响起了简喻柠的声音:“至少……他以为我忘了他,没了曾经二十几年的记忆,他也不会再纠缠。”

陆淙手中的礼盒险些就没抓住,掉落在地。

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寒气从他的脚底升起,顺着背脊爬上头皮,惹得他一阵战栗,就连全身的血液仿佛在一瞬间被冻结,冰冷冰冷的。

原来……简喻柠,没有失忆!

第三十三章

陆淙瞳孔微微放大,写满了不可置信。

这些日子,简喻柠和沈寻说的话全部都是在骗他的!

她没有失忆,她没有忘记他,更没有忘记两个人曾经的种种!

那些疏离和淡漠,客气和礼貌,都是演出来的!

可是……简喻柠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没死,却骗他死了。

被他发现之后,却又骗他失忆。

她就这么不想和他再有瓜葛吗?

陆淙正想进去问问这到底是为什么,却又听到简喻柠说。

“过去太痛苦了,我现在只想好好活着。”

话音落下,陆淙的心脏想被生生撕裂开来。

他连连后退几步,落荒而逃。

回到车里,陆淙失神地坐在驾驶位上,那句“至少他以为我没有记忆,不会再纠缠什么”,一直在他的脑海里重复回响。

他怔了好久,最后竟发现简喻柠说的是对的。

他以为她忘记了自己,不记得过去,他自然不会提起从前两个人之间的感情。

也就不会提起那些让她伤心,让她痛苦的事情。

而简喻柠像是早就猜到假死这件事会被发现,所以提前做好了B计划。

这样,因为她的失忆,就算两个人有交集,也不会太多。

他根本没有理由过多的来接触她。

陆淙伏在方向盘上,嗓子里发出痛苦的一声。

原来,他早就成了简喻柠眼中的洪水猛兽,让她只想赶紧逃离。

那他呢,他现在该怎么办?

他不能上楼去将一切的伪装都撕破,那样他将连站在远处看着简喻柠的机会都不会再有。

只有唯一的办法,就是假装今天什么都没听见。

陆淙指节攥得泛白,他觉得自己像是陷入了一片沼泽,暗无天日地彻骨绝望,要把他活生生地一点点溺死。

短短的十几分钟,陆淙缓缓地理好了思绪。

他抬起头,眼睛里全是红血丝。既然简喻柠想假装失忆,想要假装记不起过去种种,他就遂她的愿,继续陪她把这场戏演下去。

这样,至少他还能保留一个邻居家哥哥的身份来对她好。

恍神之际,突然,车窗被敲了两下。

陆淙还没能回过神,转头看去,只见车窗外简喻柠清雅的小脸。

“阿衍哥,你怎么还没走,车坏了?”

她声音温和淡然,陆淙却移开眼:“没有,我想起来有东西没给你,所以折返回来。”

他说着,将手中握了许久的红色礼盒递给她。

简喻柠没接,眼中带着迟疑。

陆淙咽了下喉咙:“不是我给你,是我妈买来送你的。”

又是这个借口。

简喻柠心知肚明,鱼和礼物都是陆淙“主谋”,顾母不过是挡箭牌,但她却不能揭破这层窗户纸,只能伸手收下。

打开盒子,她险些被钻石上反射的光刺到眼睛。

一根项链上足足有十几颗粉钻,价格要往四位数上飘。

简喻柠没多看一眼,合上盖子就递回去:“我不能要。”

这次轮到陆淙一动不动。

简喻柠眉心微蹙:“心意我收到了,但这礼物太贵重,你拿回去给伯母,替我谢谢她。”

他抿了抿唇,别开眼:“不过是一条项链,不算多贵重,而且……”

“你值得。”

第三十四章

陆淙的声音似乎在耳边萦绕不去。

可等简喻柠回过神,眼前早没了车影。

她神色微肃地盯着陆淙离开的方向,心口处无端有些发烫。

手里的粉钻项链像是烫手芋头,让简喻柠有些拿不住。

他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是因为她的死而愧疚,所以知道她还活着就想尽办法弥补?

简喻柠忽然意识到,或许失忆也不能让陆淙彻底离开她的生活。

可还有什么办法?

理不清思绪,简喻柠索性不再去想。

她将礼盒丢进包里,赶去赴吴茜的约。

接下来的一唐,简喻柠忙的昏头转向,连陆淙始终没再出现过都没注意到。

而她在忙的事情,就是吴茜那天带来的消息——她写的小说被导演看中,要拍成电影了。

知道这件事的沈寻和沈骆打趣她,马上就是炙手可热的编剧了。

简喻柠却没功夫理会他们的调侃,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

几天下来,人似乎都瘦了一圈。

电影开拍前的这天晚上,吴茜带着简喻柠去了剧组的饭局。

应酬中推脱不掉喝酒。

唐LJ晚柠被劝着喝了几杯,胃中一阵翻涌。

她走出餐厅缓了会儿,清新的空气赶走不少烦闷。

正准备回去时,身后却传来熟悉低沉的声音。

“柠柠?”

简喻柠侧眸看去,不禁一怔。

陆淙无声地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隐在黑暗中的双眼晦暗不明。

“你瘦了很多……你就是这么照顾自己的?”

他稍稍严厉的语气让简喻柠心头一跳,有一种被抓了包的感觉。

她强装镇定:“最近工作太忙,今晚有应酬。”

“这不是你不好好吃饭的理由。”陆淙皱了眉。

简喻柠本就难受,又被这样莫名其妙地训了两句,隐忍的情绪濒临迸发。

她拧眉看向陆淙,语气不耐烦。

“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话落,空气中一阵诡异的寂静。

简喻柠后知后觉自己的语气太重,像是埋怨,而以现在两人的关系,她不应该这样。

刚要开口,却见陆淙微微垂下了头,眼中的失落分明转瞬即逝,却格外清晰。

“抱歉,我不是要说你,我只是……只是担心你。”

简喻柠怔住。

担心?以什么身份担心?

见她沉默,陆淙以为她生了气,放缓声音道:“等下我送你回家吧,我没喝酒。”

他语气中含着紧张和试探,简喻柠听着,拒绝的话忽然就有些说不出口。

没来得及开口,一行人浩浩荡荡地从餐厅中走出来,为首的就是走路有些不稳的吴茜。

瞧见简喻柠,吴茜对她挥了挥手:“柠柠,打个车回去吧,我喝醉了。”

更没有理由拒绝了。

陆淙垂眸看她,眼睛竟有些亮:“太晚了打车不安全,我送你。”

不知怎的,简喻柠觉得此刻的他像只在摇尾巴的大狗,如果她拒绝,他一定会难过。

她咬了咬嘴唇,还是有些犹豫。

陆淙却像是能看透她心思一般:“柠柠,为什么不能让我送你回去,你在躲着我?”

简喻柠心里一跳,抬眸就撞上他那双漆黑瞧不清情绪的眼眸。

如果再拒绝下去,他会不会察觉到什么?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3月18日 02:16
下一篇 2023年3月18日 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