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子衿秦时宋子衿徐斯言(宋子衿徐斯言)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宋子衿秦时全文免费阅读)宋子衿徐斯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宋子衿秦时)

强推热门都市小说小说《宋子衿秦时》,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宋子衿”。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她感觉自己已经忍耐到极限了。床单是今天刚换的,她希望他也能好好爱护。男人的眼睛都不太睁得开,缓了好一会儿,才爬起来进了浴室。洗完澡以后,他就不困了,揽过她...

点击阅读全文

宋子衿徐斯言是都市小说《宋子衿秦时》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她感觉自己已经忍耐到极限了。床单是今天刚换的,她希望他也能好好爱护。男人的眼睛都不太睁得开,缓了好一会儿,才爬起来进了浴室。洗完澡以后,他就不困了,揽过她... 宋子衿秦时

宋子衿秦时第11章 在线阅读

半个小时后,秦时闭起眼睛卷走被子就打算睡觉了。

宋子衿能闻到他身上浅浅的汗味,不太明显,但总是没有那么好闻的,宋子衿推了推他,说:“去洗澡。”

他没动。

“秦时,去洗澡。”

她感觉自己已经忍耐到极限了。

床单是今天刚换的,她希望他也能好好爱护。

男人的眼睛都不太睁得开,缓了好一会儿,才爬起来进了浴室。

洗完澡以后,他就不困了,揽过她。

“这几天你都在干什么?”

他开口问。

“也就日常那些。”

“哦。”

秦时扯了扯嘴角,“你日常哪天不跟我睡觉,这十天呢?”

宋子衿不理会他的逗弄,冷淡的说:“没有。”

秦时很喜欢咬她的耳朵,抓着她欺负了一会儿,说:“我明天早上就走。”

“所以就回来睡个觉?”

她淡淡的反问。

话是这么说没错,他回来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弄她。

秦时冷哼了一声:“想你了不可以?”

宋子衿不认为他真的会有想念这种情绪,从他今天的举动。

她就知道,他只是想回来睡觉了。

而这几个月的相处,他又知道他谨慎的很,总觉得外头女人不卫生,所以肯定也不会在外面乱来,所以回来就是这个目的。

“明天早上你去不去送我?”

他说。

宋子衿这下是真的什么都不说了,他为什么觉得她得围着他转?

秦时看她安静下来,他也安静下来睡觉了。

宋子衿等他睡着以后,又觉得他的呼吸声烦人,起身去了次卧。

可正要睡去,他又跟过来了,掀开她的被子就往里面钻。

宋子衿的心情,真的都是被他给破坏的,少了他,她安静了一会儿,突然开口说:“事也办完了,你就不能自己一个人睡?”

“不能。”

“你三岁么?”

“可不是,饿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低低的笑着,本来他的音色就偏低,也就导致这句话听上去,欲得慌。

宋子衿顿了顿,突然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有必要说我像流浪狗么?”

秦时本来头正往她胸口凑,闻声不由得顿了顿,眯着眼睛看了她一眼:“你又怎么了?”

这语气说的她像是在无理取闹似的。

宋子衿沉默了一会儿,说:“算了,睡吧。”

秦时道:“你从宋家出走那回,衣服横七竖八的穿着,头发也是湿漉漉的,落魄的的确有点像流浪狗。”

他用手捏住她的下巴,逼迫得她不得不跟他对视,他认真的打量了一下她的表情,皱眉说:“这有什么好气的,我那会儿不是把你接回家了么?

又没有嫌弃你,还给你洗了澡,第一次也给你了。”

宋子衿皱眉,只觉得他捏自己下巴这个动作力道极重,让她有点疼。

“第一次也不见你珍惜,做完以后还不接我电话,等着让我睡的女人多了去了。”

他有些心不在焉的说。

秦时从小就长得好,他十九岁时,就有快三十的女人来找他约。

他当时年纪不大,还不会乱玩,家教也比较好。

每次遇到这种事情,都会冷脸。

宋子衿第一回认识顾越他们,去酒吧玩时,就有好几个女人跟他搭讪,言语大胆露骨。

秦时那会儿就坐在她边上,不安的扫了她一眼,然后冷冰冰的叫人家滚。

所以第一次,他对她表示出想要那个的意思时,宋子衿心底是吃惊的。

她还以为,他纯情的很,没想过他也喜欢这样。

那个时候,她因为宋横山的猥-亵举动,心情很差,也就随着他去了。

宋子衿记得当时,秦时整个人都在发抖,但还是毅然决然。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欲望的催化下,他变得跟那些爱在床上瞎承诺的人一样,那会儿他沙哑的说:“子衿姐,他们不要你,我要你,我要你的,我会一直对你好。”

只是他在做这种事情时再也不会发抖了。

也不再青涩。

现在到底不是以前了。

……089宋子衿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睡着的,醒来时,才迷迷糊糊的发现她整个人都被秦时抱着,两个人贴得很紧。

时间还很早,他还睡得很沉,头发因为昨晚运动也是乱糟糟的。

她看他睡得香,又有了些困意,就又睡了一会儿。

“老婆,醒醒。”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感觉到他似乎在捏她的鼻子。

宋子衿微微睁开眼。

他衣服已经穿好了,西装革履。

发型也一丝不苟,他弯腰下来亲了亲她的额头,说:“我要去机场了。”

她闭上眼睛,不理会。

关她什么事?

秦时道:“起来送我。”

宋子衿淡淡说:“我要睡觉。”

“车上睡。”

秦时也没有妥协,直接给她裹上毯子把她抱起来,“你送我过去,然后让司机送你回来。”

宋子衿被他抱着,又困,又睡不着,整个人晕晕沉沉的。

送他大概只是方便了他占便宜,他太喜欢亲人抱人。

这种情况下她更加睡不着了,却也没有心情睁眼搭理他,他做什么都随他去了。

秦时突然开口说:“公司最近找了个代言人,娱乐圈一线的那个周作霖,他跟季林林是不是有一腿,签约的时候听到他总是提到她。”

宋子衿闭着眼睛说:“是她老公。”

“是她什么?”

“老公。”

“老公在呢。”

秦时悠悠道。

宋子衿心底轻微颤了颤,睁开眼睛,推开他,平静的说:“你很无聊。”

“等会儿司机送你回去的时候,毯子自己裹好。”

他没有理会她的评价,只叮嘱了这个事。

当时他抱她出来,也没来得及给她换上衣服,毯子底下就穿着比较“凉快”的睡衣。

半个小时以后,到了机场。

秦时接了个电话,走的也很急,没说什么告别的话,下了车就走了。

宋子衿在回去的路上,已经不困了。

司机见她醒着,开口问道:“秦太太,小秦总既然连夜也要回来看你,怎么不干脆带你去国外?

反正你最近也没有上课,到时候回来不就好了。”

他连夜回来不过也就是为了睡个觉。

但凡他真想让她跟着,也早就提这件事情了。

宋子衿笑了笑,只说:“我没有签证。”

“这办个签证不是很快的事情么?”

司机不解的回头看了她一眼,“当初我闺女在国外上学,我女婿英语都不会说,都还一定去找她。

只要有心这都是小事。

而且小秦总真要办点事,他有关系,速度快的。”

司机又道:“之前秦夫人也是这样跟小秦总提议的,跟他说你不同意也得带走你,我还以为你们上次就得一起走。”

宋子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就没说话。

几分钟后,她在手机上收到了秦时的消息:老婆,走了。

宋子衿道:回来的事情没告诉你妈么?

秦时说没有:哪有时间去看她,你可别告诉她我回了,等下她得说我见到老婆就走不动路了。

宋子衿扯了扯嘴角。

秦母不会这样想的。

等到了家里,宋子衿秦时换下来的衣服正乱七八糟的丢在地面。

她叹口气,又默默的捡起来放进了洗衣机。

秦时回来一趟,床上已经被折腾得不能看了,整个房间都是乱糟糟的,她不得不收拾一趟。

宋子衿换完床单的时候,才看见床边放着个礼盒,是某个品牌的新包,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零嘴,大部分都是糖。

应该是秦时昨晚带回来的。

秦母格外爱包,也爱吃东西,宋子衿对包兴趣不大,所以她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给谁的,就没拆。

吃过早饭,她又开始做徐斯言交给她的策划案,没做多久,徐斯言的电话就打了进来,问她要不要去公司待着。

宋子衿想了想,没有拒绝。

“需不需要我过来接你?”

徐斯言问道。

宋子衿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拒绝了:“我开车过去。”

徐斯言的公司离宋子衿住的地方不算进,开车过去也花了不少时间,到了没多久就是午饭饭点了。

徐斯言提前给她买好了饭。

“我今天差不多就可以弄完。”

宋子衿看见了午饭的旁边还有一个小食盒。

“不急。”

徐斯言说,“盒子里是糖,你之前喜欢的。”

宋子衿道了谢。

徐斯言也没有跟她多聊什么,很快处理工作去了。

宋子衿到晚上七点,就把策划案做的差不多了,跟徐斯言说,“哪里做的不好的,你到时候让我修改,我就先回去了。”

“嗯,注意安全。”

又说,“糖也带回去,你不是没事的时候喜欢含这个?”

宋子衿想到了秦时,因为她爱买糖,他以前也知道,不知道他买的是不是也是给她的。

当天晚上她迟疑了很久,还是决定试探一下那些礼东西的归属:你买回来的那些怎么处理?

秦时道:明天你给我妈送过去,她让我带的。

果然是她想多了。

宋子衿看着看着,就把手机关上了,没有再回。

090宋子衿没有回秦时,只发消息给秦母,说自己明天过去一趟,然后就去洗了澡。

刚脱完衣服,秦时那边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第一遍她没有接,可那边很有耐心,一遍接着一遍的打。

宋子衿听着烦的不行,原本是打算伸手过去挂断的,但无意间却按错成了接通的按钮。

不接她还能找理由说自己有事,接了再挂断就显得自己小心眼了。

宋子衿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在洗澡,有空再给你打吧。”

秦时随口问:“不高兴?”

“我没什么可不高兴的。”

“可能有,比如我总是忽略你。”

他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笑了一声,若有所思的说,“收不到自己老公礼物的女人确实有那么点可怜。”

宋子衿不知道他那边怎么还笑得出来的。

当然,她确实有一些不舒服,但是也没有那么在意。

宋子衿再次重复道:“浴缸水放好了。”

意思是他该挂了。

“你泡着,手机放边上不就行了?”

秦时打了个哈欠,说,“昨天一整晚都没怎么睡,飞机上也睡不着,困得要命,但等会儿还要加班。”

不是他自己选择这条去国外的路么,再困再累也只能怪他自己。

宋子衿跨进浴缸,平静的说:“有了经验,下回别回来,就不会累了。”

“那不行,我肯定要回来弄你的。”

秦时那边这会儿在吃饭,她听见他喝汤的声音。

宋子衿说:“吃饭就吃饭,别打电话了。”

“这会儿不打,就更没什么时间了。”

他冷哼了一声,“等会儿打你又得说你要睡了。”

“你不也经常不回我的消息?”

秦时道:“我只要有空,我什么时候不是第一时间回你消息的?”

有没有空,还不是他说了算?

宋子衿不理他了,拿平板躺着刷剧,秦时也在那边吃着饭,身边时不时有人跟他聊着什么,他流利的用外语跟人家交流,讲的东西太专业了,宋子衿有些没太听懂。

过了一会儿,他说:“老婆,得去开会了,我先挂了。”

宋子衿淡淡:“嗯。”

“记得把礼物给拆了。”

他悠悠道,“逗你玩的,都是给你的。”

宋子衿没回话,就算是送给她的,她也没有心情拆了。

她并不喜欢被人逗着玩。

这一通电话之后,往后两天宋子衿都没有跟秦时联系过。

她替徐斯言做的那份策划案还有瑕疵,都在他公室里改。

徐斯言真的很拼,时时刻刻都在忙,只有饭点有时间跟她说话。

“工资我会按正常水平打给你。”

徐斯言在吃饭的时候道。

宋子衿拿起一旁的水,喝了一口后道:“没关系,我不算真正有工作经验,你这也是给我学习的机会,钱不钱的无所谓。”

她看他的眼神看着水瓶,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瓶水是他的,自己的在左手边放着。

“抱歉。”

宋子衿有点尴尬,“我去重新给你拿一瓶。”

“你的能力去大公司都可以,该给你的还是的给你。”

徐斯言心不在焉的问,“昨天的糖喜不喜欢?”

“挺好吃的,哪儿买的?”

“一个做食品的朋友刚刚研发的,过两天我再给你带点。”

徐斯言道。

宋子衿道了声谢,她吃饱了,准备收拾餐盒,却见他淡定的喝着被她喝过的那瓶水。

她顿了顿,垂下眼皮,他刚刚一直在说话,大概没有注意到水的问题。

这会儿提醒,也不太合适。

宋子衿到底是没有提醒他,最后那瓶水空了,被丢进了垃圾桶。

下午的时候,她跟大伙一起梳理了一下策划案就走了。

剩下来的人探讨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是谁带头说到了徐斯言单身的事情。

小张顿了一下,神秘兮兮的说:“宋子衿这出现在办公室的频率,你们还不懂吗?”

“可是宋小姐不是已经结婚了吗?”

“徐总那么腹黑的一个人,又在国外待了这么多年,他会在意这个?”

小张耸耸肩,“结婚了又怎么样,抢回来就是了。”

众人无言以对:“徐总的人品......不至于这样子吧?”

小张道:“有天晚上徐总加班,跟宋子衿通着电话呢,我问他宋小姐真的不是老板娘?

徐总说......我说,她当然是。”

小张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徐斯言给打断了,他淡淡的看着他们,补充着小张没有说完的话。

小张有些尴尬的闭了嘴。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