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南汐陆缙温湉(林南汐陆缙)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林南汐陆缙)林南汐陆缙温湉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林南汐陆缙温湉)

《林南汐陆缙温湉》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温湉”。小说详细内容介绍:房间里面,乱成一团。而她放在婚戒盒子里的u盘,还有那些文件,全部都不翼而飞。陆缙全部偷走了。林南汐疏忽了,她没有提防最了解她的陆缙,原本只要有一点响动,她肯定把u盘带身上的...

点击阅读全文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温湉”创作的《林南汐陆缙温湉》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房间里面,乱成一团。而她放在婚戒盒子里的u盘,还有那些文件,全部都不翼而飞。陆缙全部偷走了。林南汐疏忽了,她没有提防最了解她的陆缙,原本只要有一点响动,她肯定把u盘带身上的... 林南汐陆缙温湉

林南汐陆缙温湉第17章 在线阅读

比起其他人,确实他是最了解林南汐的。

第二天,却没有想到陆缙再次上了门,他没有理她,似乎是来找林横山的。

不知道为什么,在他跟林横山闲聊时,无意中看过来的一眼,让她没来由的心底往下一沉。

林南汐进了厨房,拿着果汁出来时,却看见陆缙不在了,她的脸色猛的一变,飞快的往楼上走去。

房间里面,乱成一团。

而她放在婚戒盒子里的u盘,还有那些文件,全部都不翼而飞。

陆缙全部偷走了。

林南汐疏忽了,她没有提防最了解她的陆缙,原本只要有一点响动,她肯定把u盘带身上的。

只是今天是陆缙,她没有放在心上。

林南汐还有备份,萧葛他们所有人也都清楚,资料不止这一份,带走这些资料的意义,重点在于,萧葛知道她手里有什么。

而他就能及时采取相应的应对措施。

她心跳很快,她勉强告诉自己要冷静。

陆缙这会儿,肯定没有走远,要追到他,应该还来得及。

232林南汐花了几秒功夫,最终彻底冷静了下来。

她二话没说就往楼下跑去,下楼时候,又仔细思索着这边的路况。

很快她就想到了一条必然会经过的十字路口。

陆缙开车得从停车场出来,路过那边,还需要一分钟时间。

然后她跑出门,走了近道,在那个路口等着。

她刚到的下一秒,果然看见陆缙的车,开了过来。

她冷静的待在路中间。

陆缙坐在车里目光冷峻的盯着她,并不带半点温度。

车子的喇叭声,能够清楚的让人感觉到,他此刻的不悦,以及不耐烦的情绪。

甚至车子还缓缓往前开了一小步。

昭示着此刻车上男人不会退让的意思。

林南汐丝毫没移开半步,她看了看四周,然后喊了一声:“陆缙。”

声音不小,足够车里的人听见了。

只不过陆缙就像没有听见一样,半点动作也没有。

说他不耐烦,可他此刻耐心又好的出奇,就坐在车里。

“我们谈谈。”

林南汐看不见车里的他是什么表情,只能用谈判时该有的理智跟他说着话。

她小心翼翼的往前走,走到他车窗旁边,正要组织语言开口,却见他摇下车窗,眼神里的界限分明,那是看死敌的眼神,他说话却是极淡,像是跟她多说几个字,都是累赘,他道:“滚蛋。”

林南汐已经猜到这种结局,她在听到这两个字时,心里还是冷了半分,细微疼痛,她直起身子说:“陆缙,你把东西给拿走了。”

“林小姐,说话得讲证据。”

林南汐道:“陆缙,你我心里都有数,但是那些证据,你别全部交给萧葛。

就当是看在女儿的面子上。”

“女儿也是你用来利用的工具?

怪不得你从来不肯接近她,对她总有一种疏离感,林南汐,你根本就不爱她吧?

你怎么配做一个母亲。”

他讽刺笑着,很快关上了车窗。

林南汐喉咙干涩,她站在他车旁,看不见里面的他,但他是能看见她的。

林南汐再喊一句“陆缙”时,几乎如同失声。

她心里清楚,陆缙大概是不会帮她的。

这个念头刚起来,林南汐就感觉身边起了一阵风,然后车子紧跟着就开了出去。

她在心里安慰自己说,没关系,这些都没有关系,她从最开始把陆缙推出去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这种结果不是吗?

只是她回到房间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揉着额头,原本刚刚理出的一条线,这会儿又得重新换思路。

陆缙那边把东西交给萧葛的时候,后者笑道:“果然还是你了解她。”

但萧葛同样发现,陆缙并没有把关键的当年证据留下。

这或许是陆国山暗中叮嘱他的,毕竟陆国山跟他要相互制衡,自然不能让他知道,陆国山手里当年的证据,到底是什么。

他也乐于让陆国山手里握着些他的把柄,这样彼此的合作反而更加牢靠。

萧葛没有提起这事,而是回头看着林横山,道:“她有没有答应跟你合作?”

“她很警惕。”

林横山这意思,就是没谈下来。

“你回去透露给她,陆缙把东西交给我了。”

萧葛道。

林横山看着不远处的陆缙,他全然事不关己,他是陆国山的儿子,站在陆国山那边,也无可厚非。

女人闹到了这一步,即便陆缙知道所有事情,立场也未必会改变。

家人永远是家人,而爱人却是外人。

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萧葛在最后留下林横山,单独跟他说道:“人你要是再解决不掉,我这边,真的不能再拖了。

我给她足够的时间挣扎,戏我也看够了,没耐心再等下去了。”

林横山脸色如常,“就这两天,我会搞定。”

回去之后,他果然告诉林南汐,“陆缙今天把东西给了萧葛。”

“我知道。”

林南汐说。

“南汐,要不然,你还是跟我合作,如何?”

林横山看着她。

林南汐看清楚了他眼底的不平静,微愣,而后说:“好。”

233林南汐盯着林横山手上的红点,那是收音的,她不慌不乱,语气惯常温和,道:“不过,我不信任你,你得证明给我看,你值得信任。”

“我给你的那些萧葛的证据,还不够?”

“没有谁能保证那些东西的真假。”

林南汐道,“除非你能证明给我看,那些证据的有效性。”

林横山忖度片刻,倒是答应了:“那行,我就交出去一部分,你到时候便知道真假了。”

入夜时,林南汐起来上洗手间时,翻身起来的时候,却忽然听见洗手间里一阵明显的声音,她小心翼翼的往洗手间走去。

林南汐用力喊了一句姑姑,她在门口站了片刻,再推开门时,洗手间里已经是空荡荡的一片。

她冷静至极,眼神毫无波澜的小解,然后她起身回头的时候,看见窗户外有一排脚印。

林南汐重重吸了一口气。

第二天她下楼时,正好听见林横山打电话,跟那头说着,再给几天时间。

余光扫到她之后,就闭嘴了。

林英芝也很快从厨房走了出来,在餐桌上纳闷对林南汐说:“南汐,你这天天只在家里待着可不行,都待了快一个星期了,要不然跟姑姑出去走走?”

林南汐跟林横山对视一眼,倒是都没有说话。

“姑姑,我最近,不太想出门。”

她解释道。

“原本你是最爱陪我出去的性子,现在大家见不到你,都在说你怎么换了性子。”

林英芝道。

林南汐便没有拒绝,只是刚走出家门没多久,林南汐就看见了几辆陌生的车子,都躲在监控死角。

前两天陆缙过来还没有,她不得不警铃大作,萧葛或许是按捺不住了。

即便有林英芝跟着,林南汐也不敢保证,不会有出时机漏洞的时候。

林南汐现在已经联系不到陆军以及顾泽元等人,当然也不敢随便联系。

她也清楚,但凡她此刻想开车去些敏感的地方,就会被人带走。

她也好在最近没有轻举妄动,不然萧葛恐怕就得鱼死网破把她往死里逼了。

林南汐倒是不怕鱼死网破,她只怕所有的辛苦,到头来一场空。

至于林横山,林南汐知道,他恐怕也被监视着。

她理不清楚他的很多意图,但她感觉得出,林横山是想护着她。

所以她愿意按照他示意的方法走。

“姑姑,我有点不舒服,我就不去了。”

林南汐突然说。

林英芝有些奇怪,但好在也没有多问,语重心长道:“南汐,你要是有事,一定得告诉我。”

“那是当然。”

林南汐笑着往回走。

那些车依旧停在那,一动不动。

.林横山给她的证明,很快有了结果。

萧氏突然忙碌起来,不知道在处理什么,像是很是棘手的模样,林南汐隐隐感觉到,这和林横山有关。

他回来时,林南汐跟他对视着,他的表情形容不上来的严肃。

林南汐却感觉到了什么,微微一愣,随即释然,她已经猜到了这种结果。

跟她料想的一样,证据送出去,果然也是石沉大海。

“我的证明,你是否满意?”

林横山道,“你手上的东西要是给我,萧氏会远比今天还要棘手。”

林南汐没有说话,林横山倒也不着急。

两天之后,林横山道:“我带你去见一个朋友。”

林南汐说:“你应该知道外头那些人,都在等着我。”

“不是等着你,是想杀你。”

林横山倒是冷冷静静的说出口来,“人生当中意外数不胜数,车祸,爆炸,煤气中毒都很常见。

你姑姑时不时出一趟门,你觉得你在家里还安全?

倒不如跟在我身边,还要有保证些。”

他这番话,也算是笼络人。

林南汐没有拒绝,只问:“去哪?”

即便她再低调,在外人面前也从来摆出一副谦逊模样,可是她心里无比清楚,长相是她的优势,也知道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丑,太丑了,别说陆缙,换成是谁,都不会多看她一眼。

林南汐嘴唇干涩,如同一棵,已经干枯的树木,半点生机都没有。

“所以,何必背着我去做那些呢?”

陆缙道。

她听了这话,却微微一愣,她总感觉他像是话里有话,林南汐试图去看陆缙的眼睛,眼神冷冰冰的,她还以为,他在心疼她。

不过这样最好。

林南汐敛下眉梢,语气冷漠疏离:“我自己做的选择,你们想怎么样对我,我都无所谓。

我从头到尾利用你,你现在这么对我,现在这也算是我的报应。

我们已经是老死不相往来的关系,我输了,我认。

即便再来一次,我只会警惕些,却从来不觉得利用你有什么不对。”

陆缙只是挑起嘴角凉薄的笑了一下,便抬脚走了出去。

倒是萧葛,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门口,奚落并且带着笑意看她,指责着一旁的林横山道:“你看看你,真是心狠,好歹南汐也喊了你那么多年姑父,你却半点也不手下留情。”

虽然是指责,但是指责意味却并不明显。

回答他的是林横山的一声冷哼:“那人的女儿,我何必心软。”

唯独陆缙站在一旁没有搭腔。

林南汐像是一个小丑,任人围观。

萧葛显然擅长如何击溃人的心理防线,被仇人当小丑看,任谁都会觉得屈辱,就比如此刻,林南汐的呼吸粗重了。

萧葛充满玩味的看着她,片刻后,才把视线集中到了陆缙身上。

他的眼神十分锐利,却没有看多久,随意一暼一般,很快就把视线给收了回去。

他们很快就离开了。

陆缙迟疑了片刻,还是不悦开口道:“叔,你做的过了。”

萧葛笑道:“难不成还心疼人家?”

“跟心不心疼没什么关系,但您这是违法的事。

你可以跟她谈判,但是这样逼她,并不合适。”

陆缙的语气也有些冲,“对一个小姑娘动手,您这样做,并不好看。”

“叔叔只是怕她还留有后手,所以留她两天做客,她消失几天,要是有后手,肯定坐不住,会出来找人或者按照她的吩咐办事。

等确定没后手了,我自然会派人送她回去。”

萧葛道,“至于她身上那伤,是你林叔叔干的,他也忒不怜香惜玉了。”

陆缙跟林横山对视一眼,谁都没有开口。

萧葛又道:“我就是请她来谈判的,也从来没有拘着她,是她自己不愿意出来。

这个地方不挺赏心悦目?

唯一的不足,就是没信号。

叔叔年纪大了,只想谈个判,就把人给送回去。”

陆缙颔首道:“最好给她找一个医生,她身上的伤不轻。”

他这听上去,也不是对林南汐的心疼,而是似乎换成任何人,他都会这么说,那是与生俱来的对于弱者的同情。

“医生很快就来,你不需要担心。”

萧葛道。

陆缙离开没多久,林横山便不满道:“都走到这一步了,你打算把人给放了?”

萧葛气定神闲,人他是答应放了,不过山路崎岖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出意外:“我说你就是个心狠的。”

林横山冷笑了声:“我这不是担心,事情不办了,这一辈子,你都不会放心我。

指不定我哪天就完了。

这些日子你也时时刻刻监控我,你也瞧见了,我只为了博得林南汐信任,出去了一趟,还是送那点害你们萧氏的证据。

最近我也就在这里待着,省的你担心。”

“如果不是因为我故意装作想对你们萧氏落井下石,以及真给记者送出了那点针对你们萧氏的东西,她现在可不会出现在这。”

林横山又道。

萧葛道:“也罢,既然你想留在这儿那我就好吃好喝招待你。”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