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盈楚望楚望阮盈(楚望阮盈)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阮盈楚望全文免费阅读)楚望阮盈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阮盈楚望)

作者“阮盈”的热门新书《阮盈楚望》火爆上线,是一本现代言情的小说。精彩片段如下:当阮盈来到这家蛋糕店的时候,微微一怔,店内的陈设几乎和曾经她开的蛋糕店一模一样。她回眸看着他利落的短发,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给他身上镀了一层光。她感激的看着他的眼睛,轻声笑了:“陆温学,谢谢你。”如果不是他,江氏可能不堪设想...

点击阅读全文

现代言情小说《阮盈楚望》,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楚望阮盈,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阮盈”,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当阮盈来到这家蛋糕店的时候,微微一怔,店内的陈设几乎和曾经她开的蛋糕店一模一样。她回眸看着他利落的短发,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给他身上镀了一层光。她感激的看着他的眼睛,轻声笑了:“陆温学,谢谢你。”如果不是他,江氏可能不堪设想... 阮盈楚望

阮盈楚望第24章 在线阅读

她仰头看着第一医院,长长舒了一口气。

就在阮盈还在发愣的时候,一位身着西服欣长的身影来到她的身侧。

陆温学唇角扬起了一抹笑容:“走吧,去看看你的蛋糕店。”

说完他高大的身影将车门拉开,阮盈扯了扯唇角,径直上了车。

当阮盈来到这家蛋糕店的时候,微微一怔,店内的陈设几乎和曾经她开的蛋糕店一模一样。

她回眸看着他利落的短发,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给他身上镀了一层光。

她感激的看着他的眼睛,轻声笑了:“陆温学,谢谢你。”

如果不是他,江氏可能不堪设想。

陆温学瞧见她眼里的感激,微微一愣,脸上的笑容愈发苦涩。

他要的从来都不是她的感谢,他却故作轻松的摇了摇头:“这不是在帮你吗?

谢谢就不用了,什么时候你给我做一块蛋糕吧。”

阮盈脸上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凝滞,她想起楚望了。

她垂下了眼睑,脸上是毫不掩饰的黯然。

陆温学却在这一刻,笑容收了起来,他盯着眼前的阮盈,长长叹了一口气。

他的喉间微酸,原来到现在为止,即便自己尽心尽力的帮江氏,即便自己支持她的梦想,也始终换不来她目光有一刻的停留。

阮盈沉默的系上了围裙,然后扯动唇角问道:“这里有工具吗?”

陆温学眸光有一瞬间的亮起,他指着玻璃厨房内应有尽有的工具:“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阮盈看着厨房里的工具满意的张了张唇:“等着,我去做蛋糕了。”

陆温学的亮若繁星的眼眸看着透明玻璃房忙碌的身影,他长长舒了一口气。

眼见着阮盈的情绪越来越稳定,他不由得放心下来,之前因为她浑身是血的那一幕,深深刻在了陆温学的脑海里,他一直都很担心她的情绪。

陆温学站在透明玻璃房外,目光灼灼地看着眉目认真的阮盈,他不止一次因为她认真的模样而心动。

这一次是近距离的看着阮盈,他凝视着那抹娇小的身影,眼里闪烁着光芒。

他看着蛋糕胚逐渐成型,又看着阮盈将最后的奶油抹上,又点缀了一些巧克力方才结束。

陆温学看着她将拉花做好一样,端着蛋糕走了出来。

他看着那个和自己三年前离开时几乎一模一样的蛋糕,满心复杂。

而阮盈捧着蛋糕:“怎么样,和三年前你吃的那个一样吧?

快尝尝,我的手艺有没有退步!”

陆温学没想到,时隔三年,蛋糕样式这么一点的小事,阮盈竟然还记得!

“思思……”他低声唤着。

阮盈听到他这称呼微微一愣,神情有些僵硬。

从前只有爸妈才会这么喊自己,不过自己和陆温学从小一起长大,虽然分开了三年,但总归也算是家人,他这么喊也没什么错。

她拿出一个勺子,递给陆温学。

陆温学接过,舀了一块蛋糕吃了下去,入口的蛋糕瞬间化了。

他目光灼灼的看着眼前的阮盈,眉间酸涩。

可最终还是把要出口的话和心里翻涌的情绪压了下去,赞叹道:“你的手艺和以前相比,进步了许多,好吃又不腻。”

又过了几日。

江家别墅。

江明手中翻阅着陆温学送过来的各类文件。

他长长舒了一口气,江母这时候敲了敲书房的门,走了进来。

江明眉目一拧,然后张了张唇:“你来了。”

江母闻言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拿出一些药片放在了书桌上,嘱咐道:“老江,还是保重身体,江氏不是有温学那孩子吗?”

江明闻言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道:“温学那孩子着实不错,只是……”他浑浊的眼中似乎有光闪过,看着窗外被风吹拂的柳蔓,轻声一叹。

他沉默的吃完了药,目光瞥见书桌上阮盈的照片,眼底有情绪翻涌。

江母闻言想到了什么,她眼中闪烁着泪光:“他确实不错……”她深吸一口气,将接下来的话全都咽了下去,只可惜,是自己的女儿没有福分。

如果当初自己坚持一会,让女儿和陆温学成婚,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声急促的响起。

江母眉目微凝,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又是他?!”

江明看着快步下楼的江母的背影,轻声一叹:“楚望这孩子还是执着……”楚望站在别墅门外,冷风呼呼的刮着,激得他浑身战栗。

这是他第十二次来江家了,起初的几次他始终觉得阮盈不会就这样死了的,可一次次的无功而返,让他不自觉的迷茫。

他垂眸看着自己的脚尖,心底弥漫着深沉的绝望,或许,阮盈真的死了……江母打开门,她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耐:“你还是不要来了!

我怕老江察觉到什么!

你也答应了要帮忙掩护,现在你是在做什么!”

楚望却固执的不肯走,他执拗地像之前的十一次一般,哑着嗓子问道:“伯母,你就告诉我,阮盈现在在哪?”

江母闻言冷冷开口道:“我说了多少次了,思思已经死了!

你还是不肯放过她吗!

不管你问多少遍,她都死了!”

“嘭——”别墅的大门被猛地关上。

楚望想要说些什么话悉数咽了下去,他眼底是浓郁的悲哀。

他告诉自己,已经足够了,十二次了,或许她真的永远离开了……这样想着他的心恍若被人用刀子撕裂了一个口子,难以愈合。

他已经许久没有梦到阮盈了,或许她真的生气了,生气得要永远离开自己。

楚望转身离开,每一步的脚步却恍若千斤重,天边此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顷刻之间,雨滴落在他的肩头。

他的眼角有一行清泪滑落,楚望抬头看着阴沉的天空,喃喃自语道:“阮盈,我不想等了……”他的唇角浮现一丝苦涩的笑容,他清楚的明白,自己或许明天又会来一趟江家。

他执拗的等一个结果,就像是急切的想要证明什么。

楚望没有看到的是,远处的一棵大树下,一个娇小瘦弱的身子轻靠在大树下,远远的看着他。

陆温学撑起一把全黑的伞为她挡雨,他轻声一叹:“我们回去吧。”

阮盈闻言不发一言,沉默的点点头,她回眸看着那抹高大的身影,顷刻间泪水盈满了眼眶。

点击阅读全文